您的位置:首页  »  【为了爱】(42)【作者:abcabc052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2。

  「只要你让吉川凌爱上你,那么魔法就会自动解除啰!」也许是怕李佳芊没有听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被称作「造梦者」的魔法师——艾菈·梅斯梅尔又把话说了一次。

  「??」李佳芊没有回答。

  「哎呀呀,你总不会在心中偷偷的把余唤作恶魔,说余怎么可以想出如此恶毒的主意吧?」不等李佳芊开口,艾菈又继续说:「才不会呢,对吧?因为这不就是你的愿望吗?」

  「??」李佳芊没有反驳。

  艾菈的嘴角更为上扬。「对啊,你其实很开心不是吗?你其实很快乐不是吗?你可别跟余说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你从来都没有因为能在心上人面临为难时伸出援手而感到振奋,因为那种被依靠、被需要的感觉而有着满满的成就感、幸福感喔!」

  「??」李佳芊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哼哼,不承认是吧?」艾菈笑着说:「当然,这种事你怎么可以承认呢!毕竟这背后所意味着的可是满满的嫉妒——这种丑恶到不行的恶情感——不是吗?是啊,你很爱很爱那个吉川凌,所以自然会认为自己不愿看到他伤心、不愿看到他难过,但——难道你就愿意看他跟别的女人抱在一块吗?」

  「??」

  「怎样都不愿意对吧?那种看着心上人在别人的怀抱里时,胸口所涌现出的酸楚,那种发现心上人在想着别人时,满腔的失落之情,佳芊你应该都不曾忘记过吧?你难道还想再体会多一点吗?这怎么可能嘛!所以不等余开始行动,你不就一直有试着想让那个吉川凌知道你的感情,想让他多注意自己一点,并努力地想抢回那个现在被别人佔据——但理应要属於你的——离吉川凌最近最近的位置吗?」

  「??」

  「所以说,余才不是什么恶魔,明明就比较接近天使——啊,不,应该说就好像灰姑娘的神仙教母才对嘛!是啊,余虽然没有给你能南瓜马车,没有给你能够参加宴会的漂亮衣裳,但余可是有给了你参加宴会的门票,也就是把那个吉川凌的心夺过来的机会喔!」

  「??」

  「只不过就好像所有的魔法会在午夜的钟声敲完后结束一样,余给你的援助当然也不能持续一辈子嘛!话虽这么说,但余这个人真的是好心的太过头了啊,竟然会让魔法持续到吉川凌真的爱上你后,魔法到那时本来就没什么用途了不是吗?」

  「??」

  「好啦,听余说了这么多,那你的决定到底是什么呢?」此时艾菈脸上的笑容已经可以用上狰狞二字来形容,所散发出来的更是只有邪气、只有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你是打算辜负余的好意,继续想着要破解余的魔法,或是把余给打到吗?余再说一次,余并不会阻止你这么做——当然余也早就有做相对应的准备就是了——但余个人还是建议你就好好听余的建议,设法去把你的心上人的心给赢过来呦!」

  「??」李佳芊仍然没有给她任何的答覆。

  只不过,虽然艾菈其实因为忘记了自己该在哪一站下车,而会自暴自弃的又长篇大论好一阵子,但在这过程中,李佳芊依旧会继续保持着沈默,一句话也没有说——至於这背后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她不愿回答,而是因为无法回答。
  此时此刻,李佳芊的脑子已经因为涌出了太多的思绪、太多的想法而呈现过载的状态了,所以开口说话什么的自然是怎样也办不到的了。

  。

  对我来说,那台放在我们家客厅的42吋平面电视与其说是家电,不如说只是装饰品而已——除了那玩意一天24小时里,应该有超过20小时都是处在关闭的状态外,更因为在它於晚餐时间这个少数有在工作的时段中,也只会播放些我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新闻。尽管在吃完饭后,我爸妈通常还会看一下连续剧或者是电影,但只要一放下碗筷,我立刻就会被赶回房间去做功课,所以电视机在那时所展露的健全功能我自然是一点也体会不到。

  只不过,在我先是为了跟学姊在一起而离开家里一年半,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后,我却头一次能在吃过晚饭后,用最舒服的姿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跟我妈一起看着电视。

  嗯?有人觉得我会很高兴、很感动,并会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看?这怎么可能啦!先不说之前在淑子姐家里时我偶而也可以自由的看喜欢的节目外,小时候的我也都会趁去承翰或佳芊的家玩时,把电视看到爽为止,所以要说我因为被禁止看电视而在不知不觉中对它有了过多的憧憬倒也不太能说是事实。

  但是,能这样跟我妈没有责骂、没有争吵,如此相安无事地聚在一块那么长的时间,这体验可能就真的因为太过稀少,而让我莫名的觉得很新鲜就是了。
  「小凌,来吃些水果吧!」趁着广告的空档,我妈去厨房切了一些芭乐。
  「好喔!谢谢伯母!」我连忙笑着道谢,并从她的手里接过装着水果的碗和叉子。

  在把多切的芭乐放到茶几上后,我妈拿着自己的份坐回了沙发上靠右边扶手的位置。顺带一提,此时的她似乎因为怕冷而把脚弯在了身子之下——眼看她的坐姿是那么的随性,我自然也不太有力气去装端庄贤淑,便也放松的让自己深陷在沙发之中。

  怪了,我妈在客人面前就算不正座,至少也不可能这样不拘谨不是吗??我百思不得其解,并实在很纳闷那个在过去带给我众多多痛苦回忆的我妈为什么能在此时显得如此人畜无害,而且还对我友善成这样。

  「伯父一直都那么晚回来喔?」尽管很清楚我爸在星期二通常得加班到八点多才能下班,但为了开启话题,我还是明知故问着。

  「他是只有今天会比较晚啦,因为工作嘛。」我妈把目光从萤光幕上转向我。「只不过哲伟那小子倒是动不动就说晚饭不回来吃,前一阵子还常常说要在外面过夜呢。」

  「呃??」我冷汗直流,除了无法理解佳芊怎么有胆提出这种要求外,更不明白我妈为什么会答应。「过?过夜?哲伟他还能住在哪啊?」

  「这个嘛??」我妈的手指轻触下巴,视线转向了天花板,似乎进入了沈思的状态。「他之前有说是去同学家住啦,但那个人是叫什么名字来这??」
  「住在同学家?」我眼睛睁得说有多大就有多大,毕竟就算是我妈也很熟的佳芊和承翰,我也没在他们家过夜几次,更遑论是连姓名都叫不太出来的同学了。「难道伯母不会担心哲伟他是在不该去的地方闲晃吗?」

  「担心当然是会担心啦,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我就不太敢管他了。」
  「那件事?」我歪着头问,并开始想着佳芊是不是有用我的身份进行了一场家庭革命,毕竟在我还是男生的时候,我妈对我的严格管教从来都没有松动的迹象。

  「唔??」面对我的疑问,我妈陷入了沈默之中。过了一会儿后,她才又问:「小凌你有听哲伟说过他国中时的事吗?」

  「国中?没有耶。」

  「是喔??」

  「呃,还是如果伯母觉得这不方便说那就算了??」

  「跟你说一下应该没关系啦??」我妈说:「其实啊,哲伟他曾经自杀过??」
  「噗呜!」我差点把吃到一半的芭乐吐出来。「自?自杀?」

  「那是在他国二下学期快结束的时候——」

  「噗呜!」我赶紧摀住了嘴,以免我嘴里的东西又差一点因为受到惊吓而飞了出去。「国二下学期?不可能的吧,我才没——」

  「真的看不出来对吧?我那现在如此开朗的儿子竟然做过这种事??」我妈显然误会了我感到惊讶的原因。她又说:「我想一定是因为我对他的管教实在太严格了,所以他才在怎样也无法忍受后,半夜一个人跑出去,然后跳到马路上去给车撞??」

  「呃??」我这时才会意过来,原来我妈说的根本就是当初淑子姐为了使用魔法,而开车把我撞个半死不活的事。「那应该只是意外而已啦??」

  「哲伟他之后也是这么讲的??」顿了顿后,我妈继续说:「他说自己只是散步到一半,然后被一个不知道是酒驾还是开车技术超烂的人撞倒在地,就只是很倒霉而已。」

  「事情就是这样没错啦!」我疯狂的点着头。

  「但他说话的时候结结巴巴的,眼神还很飘忽不定,一副就是有所隐瞒的样子啊!所以我跟哲伟他爸都觉得他本来一定是要去自杀,只不过一试就后悔了??」
  「呃??」

  「在差点失去这个孩子后,我们便觉得只要他能好好长大就好,自然就不太敢再要求他得好好念书什么了。只不过说来也奇怪,之后他的成绩反而突飞猛进,最后竟然光靠着自学就考上了C中??我本来一直都觉得他只要有学校愿意收他我们就该偷笑了呢。」

  「这?这真是太好了啊??」我嘴角抽动了几下,实在不知道此时的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才好。

  在大概十一点半左右,变成我以前模样的佳芊才终於回到了家里。尽管在等她的时候,我就因为太过疲惫而打起了盹(我妈以及早就回到家的我爸已经去睡了),但一听到佳芊开门进来的声音,我就反射动作似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好能立刻告诉她我已经被获准留在家里的好消息。

  「佳芊佳芊!」我兴奋的跑去迎接正在玄关拖鞋的她。「我妈答应要让我住下来了耶!」

  「??喔,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佳芊嘴上这么说,但她那似乎若有所思脸上却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

  「呃??」我因为她的反应而有点不知所措。「佳芊你怎么了吗?晚上是有发生什么事吗?」

  「没?没事啦!我?我只是有点累了而已。」

  「是喔??那你还是赶快去洗澡、睡觉吧??」

  「恩,那小凌你也早点去睡吧??」一说完话,佳芊就拿起她刚刚放在地上的书包,并头也不回地往房间走去。

  「唔??」我就这样看着佳芊离去的背影好一阵子,并继续杵在原地想着她到底是怎么了。

  。

  碰。一关上书房的门,李佳芊把书包随手一丢,然后就向后一靠,让身子沿着门板往下滑,最后便蹲坐到了木质地板上。接着,她双手抱着膝盖,头也低了下来,就好像是想把自己尽可能地缩成一团似的。

  「对不起??」尽管房里没有其他人在,但李佳芊还是这样喃喃念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这一切原来都是我造成的,小凌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当李佳芊於不久前和搞出这一切的幕后黑手——艾菈·梅斯梅尔相遇,并听她述说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李佳芊除了终於弄清楚袭击小凌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之外,也因为艾菈的话而意识到了一件自己过去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

  一直以来,虽然李佳芊也不是没去对於魔法师为何要来扰乱她们的生活的动机做过猜测,但所下的结论不外乎都认为对方是因为对吉川淑子的私怨,亦或是因为迁怒而针对起了小凌。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说不定那个魔法师根本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对啊,那个叫艾菈的魔法师真正想整的对象其实是我吧,小凌只不过是很不幸的被卷进来了而已??」李佳芊继续低喃着。「虽然不知道那傢伙为什么会盯上我,但她一定是在知道我对小凌的感情后,才为了那可以跟师父媲美的恶趣味而弄出这一切的吧??」

  除了感到无比的自责外,李佳芊也因为她并不能把真相告诉小凌而感到万分的痛苦——这不但是因为她怎样也没有那个勇气外,更因为一旦坦白,似乎就很难期待『透过攻略小凌来解开魔法』的目标能够达成了。

  「那难道我真的就要照那傢伙的话去做,去想办法追到小凌吗?」李佳芊问着自己。但在开始认真思考之前,她却先想起了艾菈邪恶的笑脸,想起了她所说过的话。

  你其实很开心不是吗?你其实很快乐不是吗?

  李佳芊一边摇头一边说:「不?不??才?才不是呢??看?看到小凌这么难过,我怎?怎么可能因为觉得他需要我而感到高兴呢?」

  你才不会把余当作恶魔呢,因为这不就是你的愿望吗?

  「没有没有才没有!绝对绝对没有!就算我再怎么想跟小凌在一起,我死也不会希望透过这种方式啊!」李佳芊紧紧咬牙,并用拳头槌向地板。此时的她,溢满胸口的除了痛苦之外就是愤怒。只不过,那怒火所指向的,若说是只有艾菈,却又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就是了。

  。

  隔天清晨,在吃完早餐(今天我做的是有玉米、鲔鱼、培根三种口味的综合蛋饼)后,由於已经没有任何的藉口和理由,我便只好穿上我妈替我洗好、烫好的G女中制服,和变成男生模样的佳芊一起踏上前往学校的道路——当然,这一切依旧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毕竟现在的我就算顺利地进到校园里,也应该是找不到能收留我的班级才对。

  一踏出大门,我看了身旁的佳芊一眼。虽然今天早上的她好像已经恢复了正常(只不过黑眼圈却又更浓了),但我还是问:「佳芊你昨天到底是怎么了啊?没事吧?」

  「没事啦啊~」佳芊打了一个好大的哈欠。「我就只是太累了而已啦。」
  「是喔??」

  似乎是觉得我不太相信她的说词,佳芊便又说:「昨天晚上还真的是快折腾死我了!只不过我也弄清楚你到底是被什么魔法搞成现在这样了喔!」

  「喔喔喔!真的吗?」

  「恩,我昨天晚上找了许庭苇出——」

  「诶?许庭苇?你们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的?」

  「呃??其实也没有很好啦。反正我就找她出来——」

  「那为什么要找她?找承翰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啦——」

  「那到底为什么是许庭苇啦?你不是很讨厌她吗?」

  「哎呦,你别拘泥在这种一点也不重要的事情上啦!」佳芊硬是转移话题。「总之,在跟许庭苇聊了聊后,我就确定她和其他的人一定都是被洗脑了啦!」
  「是这样喔?那为什么我的座位和成绩单也都跟着不见了?」

  「那个魔法师都有闲功夫去把所有认识你的人都抓去洗脑了,搬张桌子走有什么难的嘛!」

  「说的也是??所以我们接着就该更努力的去把淑子姐给找出来?」

  「这当然是一招啦,但还有别的方法。」佳芊一脸认真的说:「首先,我想承翰他们并不是真的失去了有关於你的记忆,而只是想不起你而已。既然如此,自然就有让他们想起来的可能性不是吗?」

  「嗯嗯嗯!」我点头如捣蒜。

  「而且就算怎样也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反正亭云学姊当初会喜欢上你可不是因为你干过什么浪漫到不行的事,而只是变成女生的你刚好是她的菜而已啊!所以只要你在她面前晃一晃,说不定她立刻就又会爱上你了不是吗?」

  「可是??」尽管佳芊讲得很有道理,但一想到前天学姊与我差身而过、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的事情时,我便怎样也乐观不起来。「我看我们还是先来试试能不能把大家的记忆找回来吧??」

  「那待会我就先变回原本的样子,然后我们就一起去G女——」

  「呃??」我打断佳芊的话。「我们可不可以先去找??唔,就先去找承翰试试好不好?」

  「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亭云学姊啊??」佳芊先是这样咕哝着,然后又说:「算了,没差,那我这就来打电话给承翰吧。」

  「等等!」我拉住佳芊正要拿起手机的手。「现在已经快要到上课时间了不是吗?」

  「所以才需要趁现在啊!」佳芊不解地问:「难道你是要在他上课上到一半时把他叫出来?这怎么想都比较麻烦吧!」

  「呜??」虽然理智上绝对是完全的同意佳芊的意见,但在情感上,我还是因为一些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的原因而怎样也无法赞成她。

  「我打了喔。」佳芊一边说一边按下了拨号键,而我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她做着前天的我也有做过的事——但希望这次的结果会有所不同就是了。

  电话说不定会没人接吧??我心中偷偷地冒出了这样的期待,只不过很快地就因为电话通了而宣告落空。

  「承翰吗?我佳?啊,不,是谢哲伟啦。」也许是想到承翰应该连魔法的事都忘光了,佳芊便为了方便而直接报上了我男生时的名字。「你到学校了吗?今天班上有要做什么吗?没事的话就翘一下课吧!」

  「佳芊??」我在一旁用超级无敌小的声音唤着佳芊,实在好想跟她说如果承翰不太方便的话就算了。

  「哎呦,反正你来就知道要做什么了啦!OK齁?那我们就约在??嗯,学校附近那家叫什么来着的咖啡厅,对对对!就是跟吉野家在同一排的那家!没问题吧?好喔!那就待会见啦!」

  佳芊挂上了电话,然后兴高采烈的对着我说:「承翰他答应了,我们这就去跟他会合吧!」

  「嗯??」我点了点头。在看着佳芊脸上露出了个有些疲倦味道在的笑容时,我也想对她报以微笑,但一试才发现自己的面部好像有些僵硬就是了。

  「记忆,就是人们对於过去活动、感受、经验的印象累绩,而记忆的过程又可分为编码、储存、检索三个不同的阶段。」在到了咖啡店后,当我们站在柜台前等着因为低消而点的饮料时,佳芊跟我说起了有关记忆的知识。

  「嗯嗯嗯。」为了假装自己有听懂,我便点头点个不停。

  佳芊继续说明:「编码就是人在获得资讯后,加以组合并处理;储存就是将组合处理后的资讯保存起来;而检索就是将被储存的资讯取出来。」

  「原来如此啊。」我继续不懂装懂着,并忍不住敬佩地问:「佳芊你是从哪看到这些东西的啊?生物课本没教这个吧?」

  「也没什么啦,就我昨天晚上有查了一下维基百科而已。」

  「??」我无言的瞪了她好一阵子。「所以你觉得洗脑就是让大脑检索资讯的功能发生问题,大家才会怎样也想不起有关我的事情吗?」

  「鬼才知道。」佳芊双手一摊。「魔法这种东西最好是可以用科学去解释啦!」
  我嘴角抽动了几下,并忍不住吐槽说:「那你查这些资料是查开心的喔??」
  「反正多知道一些又不会怎样。」佳芊做出了好学生才会有的发言。

  「也是啦??那你有想到该怎么让承翰恢复记忆了吗?」

  「来个剧烈的冲击怎么样?」佳芊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拳头。看我一脸惊吓的样子,她才又说:「我说好玩的啦!又不是坏掉的电视机,最好敲一敲就会有用啦!」

  「那我们是不是该拿些充满着我们回忆的东西??啊,就像一起出去玩的照片什么的,说不定他一看就会想起来了!」

  「你有这种东西吗?」

  「没有耶??」我沮丧地说:「我一直都不太爱拍照的说??」

  「我也没有啊!所以就只能用别的方法了。」

  「那是要?」

  「当然啦,要是谈一谈就能够让承翰想起来自然是最好的,但如果不行的话??」

  「就?」

  「说服他。」佳芊说:「管他想不想得起来,反正就是逼他相信自己是认识你的就是了。」

  「诶?」我原本想要佳芊再说清楚一点,但我们点的饮料刚好也做好了,所以我便只好看着佳芊走去柜台拿着餐盘,然后跟在她的后面往二楼的座位区走去。
  一上了楼,我远远就看到穿着制服的承翰坐在角落的位置,然后他也立刻看到了佳芊和我。

  「哲伟,你到底??」由於遗失了记忆,佳芊又还没解除魔法,承翰自然就对她唤着我男生时的名字。另外,在看到了佳芊身后的我后,原本就因为突然被叫出来而满脸不解的他,脸上的困惑之情就又更浓了。

  「这就是我找你出来的原因。」在承翰对面的位子坐下后,佳芊指着也跟着坐了下来的我说:「他就是前天打电话给你的人。」

  「诶?」

  「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我们见过?」承翰不解地问。

  「见过,而且很熟。」

  「真的假的??」承翰按住了他的额头。「我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直接讲重点好了。你跟他其实是超级好朋友,但因为一些原因,所以你失去了有关他的记忆。」也许是怕一开口就讲出太过超现实的东西会很难让人接受,佳芊便先不提到关於魔法的事。

  「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

  「没骗我?」

  「没有。」

  「所?所以我得了??呃,老年癡呆症?」

  「不是这样的——」

  「还是我有出了什么意外,所以大脑受伤了?」

  「才没有啊!」

  「那我到底是怎么了?」

  「我们先不要谈你是『怎么』失去记忆的,还是先来确认你『是不是』有失去记忆吧!」

  「好吧??」

  「很好。」眼看对话可以继续进展下去,佳芊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就从书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在佳芊快速翻着它的时候,我发现那上面都是一些有关记忆、大脑构造的笔记,以及与失忆症相关的新闻剪报,甚至连空白处都密密麻地写了一堆想法和推测——这便让我知道,佳芊所做的准备绝不是只有上网随意搜寻一下这么简单而已。

  最后,佳芊翻到了笔记本的最后几页,并指着上面贴着的10月的月历问:「你有印象这个礼拜发生了什么事吗?」

  「呃??」承翰的眉头皱了起来,看起来是很认真的在回想。过了好一会而后他才说:「是想不太到没错啦,但这怎样也是太久以前的事了吧??」

  「好,那这天呢?」佳芊的食指戳在10月26号上。「你在这天跟他告白了喔。」

  「诶诶诶?真的假的?」承翰一脸震惊的往我这边看了过来。由於想起了那天所发生的种种尴尬事情,我便害羞的低下了头——仔细想想,这根本就和默认没什么两样。

  因为我的反应,承翰便惊讶的问:「这?这?这不可能啊??我以前明明就没见过她吧??不?不?不可能,要是我真的做过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啊!对,我一定是被甩了没错吧?所以就因为深受打击而丧失记忆了!」

  「你的确是被甩了没错啦,但故事可还没结束喔。」佳芊的手指向11月12号。「你在这天又跟他一起去游乐园玩。」

  「我?跟她?一起去游乐园?」

  「是的,没错。你们两个人就是在那天相亲相爱的在游乐园玩了一整天喔。」
  「这??」承翰一脸不可置信,并伸手按住了额头。「真的假的,为什么我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啊??哲伟你没有在耍我吧?」

  「当然没有。」佳芊说,然后她又问:「所以你现在也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是有失去记忆了吧?」

  「嗯??」承翰点了点头。「那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忘记了这些事情?」

  「如果要解释这个的话,那么就得先说件也许你会觉得很扯的事呢。」
  「是?」

  「你——」顿了顿后,佳芊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魔法的存在吗?」
  在那之后,佳芊先跟承翰大概说了一下自己是魔法师的学徒的事,然后就开始说明他是如何地被洗脑而想不起我。也许是察觉到承翰脸上困惑、不解的神色越来越浓,佳芊最后便乾脆拉着他一起去了厕所,似乎是打算要施展魔法来让承翰不得不相信她所说的一切——而我,由於在这方面是完全帮不上忙,所以自然就乖乖地留在原地,替他们看管被留在座位上的东西。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一边看着窗外灰濛濛的天空,我一边这样想着。毕竟承翰现在已经开始觉得自己的确是有失去了一部份的记忆,所以只要再让他接受魔法的存在,那么接着应该就可以把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都说给他听,好用填鸭式的方法让他记下——而非想起——有关於我的事。

  「只不过这样真的可以说是破解了魔法吗?」我自言自语着。但由於没有别的办法,并也想不出这样有什么明显的坏处,我便不觉得自己该去阻止佳芊这么做。

  一阵子后,我听到了厕所那好像传出了些声响。一往那个方向望去,我就看见佳芊正奋力的撑着似乎失去了意识的承翰。

  「诶诶诶!这是怎么了?」我连忙跑了过去。

  「失?失败了。」尽管仍是维持着我男生时的样貌,但由於承翰的个头仍是比佳芊高出了半个头,所以有点不堪负荷的佳芊便涨红了脸。「那?那个魔法师应该是有动了什么手脚,只要有人在承翰面前施展魔法,他就会立?立刻昏倒??」
  「怎么这样??」我错愕的说,并试着跟佳芊一起搬动承翰因为失去意识而瘫软的身子。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我们才终於把承翰安置回了座位上。

  「哈啊——承翰他会不会有事啊?要?要不要送他去医院?」我一边喘气一边担心地问。

  「还是再观察一下吧。」佳芊伸手抹去额上的汗珠。「我是觉得承翰他应该不会怎样啦,但可能又会有记忆障碍的症状出现就是了??」

  「你是说承翰他会忘掉刚刚我们的对话?」

  「机率很高,毕竟若是想阻止我们说出事情的经过,这绝对是最有用的方法啊。」

  「讨厌??」我沮丧的低下了头。「那其他人会不会也都这样啊?」

  「很有可能。」全身瘫在椅背上的佳芊望着天花板。「所以透过施展魔法来使大家相信他们有被洗脑的计划大概是行不通了。」

  「那我们还可以怎么办?」

  「接下来就是试试看能不能让亭云学姊再次爱上你吧。」

  「可是??」

  「我知道你很怕又会被学姊当空气,但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去做啊!」

  「也是啦??但如果这个也还是不行呢?」

  「失败了再说嘛。」佳芊闭上了眼睛,并不再多说些什么。由於明显感觉到她神情中的疲态,我便也不太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大概过了十分钟后,承翰渐渐地恢复了意识,并也如佳芊所预料的完全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没在学校,而是在咖啡厅里。

  就因为这样,佳芊便解释说:「你忘了啊?是我把你叫来的,但你这傢伙昨天是在干甚么来着?竟然一坐下就立刻睡着了。」

  「真的假的?我昨天晚上明明就没有熬夜啊??」承翰手按着额头。「那哲伟你到底是找我来做什么??诶?」因为突然发现到了我的存在,承翰便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你?你好??」由於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便决定还是先打招呼在说。
  「他是我朋友啦。」满脸倦意的佳芊敷衍地解释着。「至於我找你来的原因嘛??其实也没什么,就只是突然有点想你而已。」

  「靠,这什么噁烂的理由??」在抱怨的同时,承翰的视线则不时的往我这瞄来。只不过,一旦我们的目光真的对上了,他便会害羞的把头撇开——这便让我十分肯定我们的交情大概是倒退到我第一次用女生的身份遇上他的时候了。
  好尴尬!超尴尬——承翰那混合着好奇及兴奋的目光让我说有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最后我便索性低下了头,鸵鸟似地排除任何会跟承翰有所交流的可能。
  「欸,好啦,我已经没什么事要跟你说了,你可以回去上课啦!」

  「现在?都已经在上第二节课??」承翰话说到一半,身子突然向意识到了什么而抖动了一下。「等等!哲?哲伟你??该不会??」

  「啊?」

  「跟她?她在交往吧?」承翰用颤抖的声音这么说。

  「啊?」这次唤我陷入了错愕之中。

  承翰继续说:「对?对啊,你特地把我叫来,就是想介绍你的女朋友给我认识,但因为怎样都无法接受什么的,我就晕了过去??这?这就是真相对不对?」
  「当然不——」我立刻要制止承翰在继续瞎猜,但没想到佳芊却摀住我的嘴,并说:「哎呀呀,竟然被你猜到了,还亏我怕你又受到打击,所以才不敢再提这件事的说。」

  「诶诶诶!」承翰先是因为佳芊的话而惊讶地让下巴快要掉到到地上,但很快的,他露出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委屈模样。「太?太过分了,哲伟你之前才跟一个正妹一起玩乐团,现在又有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朋友??」

  「所以?」

  「呜呜呜呜!我受不了了啦!」话一说完,承翰就拿起书包,头也不回的跑走了,而还处在错愕之中的我便因为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所以就只有坐着目送他离去而已。

  「抱歉啊,为了赶跑承翰我就只好撒这样的谎。」也是留在原位的佳芊一边揉着眉间,一边如此解释着。

  「咦?诶?」

  「既然逼承翰想起你的事的计画已经失败了,他继续赖在这也是蛮麻烦的不是吗?」

  「原来如此??」虽然觉得说出这种话的佳芊冷酷的有点可怕,但一想到佳芊是为了我才做出这样的事,我便不觉得自己有立场多说什么。

  「好啦,那我们——」佳芊一边说一边要站起身子,没想到,她屁股才刚离开椅垫,却又跌坐了回去。

  「你没事吧?」

  「没事啦,我——」话说到一半,佳芊的脸色变得很痛苦。下一刻,她除了趴倒在桌子上外,身子还在发出一阵淡淡的蓝光后就变回了女生的样子。

  「诶诶诶!佳芊你的魔法解除了耶!」我不安地问,并环顾了一下四周,还好此时二楼的客人只有我们而已,所以应该是没有被别人目击到。

  「抱?抱?抱歉??」佳芊的声音说有多虚弱就有多虚弱。「我?我的头有?有点晕,让?让我休?休息一下就好,我马上就可以??」

  我打断她说:「你道什么歉啊!而且我们也没在赶时间什么的啊!你就赶快睡吧!我会在旁边看着的!」

  「可?可是??」

  「别再可是了,反正你睡就是了!」

  「嗯??」在用鼻音代替回答后,佳芊便不再有任何的动作——要不是她的身子有随着呼吸而稳定的上下起伏着,我大概已经打电话去叫救护车了吧。
  「佳芊??」看着我那累瘫了的青梅竹马,我感到了满满的心疼。仔细想想,这两天来佳芊除了因为我的事到处奔波外,晚上似乎也都没有好好的休息。想必是累坏了的她会在这时候倒下来,怎么想都还是蛮理所当然的事。

  相较之下,我除了因为有佳芊的帮忙,而能有地方住、有东西吃,竟然连解决问题的方法都丢给她去伤脑筋,实在是又没用又只会给人添麻烦。

  「天啊,我怎么可以废成这样??」我揪住头发,并这样喃喃自语着。
  虽然很想为佳芊做点什么,但除了不具备照护相关的知识外,我也很怕会因为自己的笨拙而反倒害得她没办法好好休息。最后我便只有用外套当做毯子,盖在了佳芊的身上,好避免她因为着凉而感冒。坐回到椅子上后,我往窗外望去,才发现原本灰濛濛的天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虽然如此,但由於不知道佳芊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意识,所以我倒也还不太担心没有带雨具出门的我们会不会就这样被困在咖啡厅里。

  之后,由於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该再这么依赖佳芊,所以在等待她清醒过来的同时,我便开始思考之后的方针,并为此而拿了她的那本笔记本来阅读。

  一开始,我读得很慢很慢,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咀嚼着佳芊用娟秀的字迹所做的笔记。但没过多久,我便发现自己其实是有看没有懂。尽管知道那上面是记录着佳芊研究大脑、记忆的心得,但我除了无法理解它们的意涵外,甚至连它们彼此间的关联性、佳芊到底是出自於什么样的理由而写下它们都没办法明白。
  「这什么啦?完全看不懂啊??」我这么碎碎念着,翻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翻着翻着,因为一直都没有什么收穫,我便喝起了刚刚为低消而买的饮料,而热巧克力也如同我所期待的那样,多多少少地透过温暖以及甜蜜沖淡了我心中的挫折感。

  「呜,佳芊说要试试学姊会不会再次对我一见锺情的作战应该怎么想都不会成功吧??」我自言自语着。「对啊,那个魔法师怎么可能没想到这种事嘛,他一定也有像对承翰这样地做了些预防措施吧??」

  「那我还能怎么办啊?」说话的同时,我不自觉地往佳芊那望去,并马上就因为发现自己又想依赖她而感到羞愧万分。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我一定得自己来想办法才行!」我拍了拍我的脸,然后就试图用我那贫弱的脑子来分析现状——

  根据佳芊的推测,学姊、承翰和我周遭的人们,应该都是因为被魔法师洗脑而想不起有关於我的记忆。由於不认为这个魔法有那么容易被解开,所以佳芊除了想试试学姊会不会再次因为我的外表而爱上我外,她也想要钻漏洞,透过把我和大家的关系说出来的方式来重新建立起我们之间的交情(某种程度来说,这应该也可以算是一种洗脑了吧)。

  为了达成这样的目的,在找来了充当实验品的承翰,并发现果然没办法轻易的让他想起我后,佳芊首先就要承翰相信自己确实有忘掉了些什么,然后在藉由展示魔法的存在,间接地指出他因为被施法而失去了记忆的可能性事确实存在的——仔细想想,这个作战真的还蛮厉害的说,毕竟尽管承翰本来可能怎样都不会意识到,但一经提醒,他一定会发现自己在特定的日子确实都会有段记忆的空白。再加上只要有魔法师在自己眼前施展魔法,他怎么可能还会认为世界上是没有魔法的呢?

  然而,这看似完美的计画却早就被幕后黑手给识破了。虽然他有好好的让佳芊展示承翰遗失记忆的证据,但却在佳芊使用魔法时让承翰昏了过去,并在醒来后忘记之前的所见所闻——这除了使承翰相信有魔法的存在失败了外,更让佳芊之前的努力也皆付诸流水。

  那如果今天我们是要让学姊发现她有被洗脑,是不是也是会遇到一样的状况呢?八成会吧,而且如果那个魔法师真的就是想要我品尝那股被世界抛弃的孤独,那么他一定会更进一步的阻止学姊会再次因为我长的可爱而喜欢上我的。

  「佳芊说过,记忆就是过去经验、感受的累积,所以既然那个魔法师有办法更动人们的记忆,那要改变一个人的喜好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吧?说不定他就已经让学姊变得不再只喜欢女生,而会开始对男生感兴趣了啊??」话说到这,我脑中便浮现了学姊挽着男生的手臂、一脸幸福的把头靠在他身上的画面。
  「不行不行不行!这种事绝对不可以发生啦!」我左右左右地摇头个不停。「但学姊当初可是在一看到我就立刻跑来告白,行动力强的超离谱的啊!要是不赶快让她恢复记忆,真的很难说她不会又会对别人一见锺情??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我到底还能怎么办啦?」

  因为怎样都想不到个好方法,心浮气躁的我便把自己的头发搔弄的乱七八糟,并不时的发出苦闷的呻吟。在这过程中,我的视线仍动不动地就会往佳芊那飘去,偷偷地期待着她会因为已经获得了足够的休息而醒了过来,好来用她那比我好上太多的脑袋来解救一筹莫展的我。但在听到佳芊所发出的细微鼾声后,我就知道此时我能依靠的也还是只有自己而已。

  「要我去解开魔法应该是不可能的吧,但要钻漏洞我也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啊!连比我聪明一万倍的佳芊想到的方法都行不通了,那光凭我怎么可能会成功嘛!」我已经开始自暴自弃。「讨厌讨厌讨厌!那个魔法师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整我啦!」

  「呜??」在发出充满怨念的哀鸣的同时,我又翻起了佳芊的笔记,并在无意间地翻到了最后几页后,很惊讶的发现佳芊竟然有把我这些日子做了些什么都记录下来——尽管称不上钜细弥遗,但因为上面写了太多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有没有发生过的事,便让我不禁狐疑地瞄向仍在熟睡着的佳芊,想说她是不是也跟国中时追学姊的我一样,有照三餐跟踪我。

  「不可能吧,佳芊又没理由这么做??」我喃喃自语着。在又更仔细的将它与自己的记忆对照后,我发现其实那上面写的比较详细的多半是她跟我一起出去的日子,其他的部分则多半是用潦草的字迹写上「跟林亭云出去」而已。

  「唔,所以这些纪录应该也只是佳芊瞎猜的吧??只不过,在学姊开始打工前,我们倒还真的是这样无时无刻地黏在一起没错。」一想到这,我脑中便不自觉的开始忆起了跟学姊一起渡过的欢乐时光。

  尽管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但我却发现我脑里有些记忆的画面实在清晰的有点离谱。像是在刚开始交往后没多久,学姊是用怎样的藉口而牵起了我的手(她说想试试在牵老太太过马路时,应该要用十指紧扣、还是一般的牵手方式比较好,然后一试就不放开了);又或是在某次把我送到了家门前后,学姊突然要我闭上眼睛,我原本以为她是会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没想到她却托住我的双颊,然后就深深地吻在了我的唇上(她事后说自已原本也是打算亲一下额头就好,但却因为我那毫无防备的模样实在太过诱人而失控了)。

  这些东西难道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忘记的吗?在回忆一幕幕的从我脑中闪过的同时,我这样问着自己,并因为此时胸口的沈重、微热的眼眶而怎样也无法相信。
  「对啊,学姊她不可能是真的失去了有关於我的回忆的,她就只是想不起我来了而已。只要给她足够的刺激,她就一定会恢复记忆的!没错没错,我应该来学学佳芊,把我跟学姊这些日子做过哪些事都记录下来,然后一个一个说给她听??欧耶欧耶!我终於想出方——等等!这招和佳芊刚刚对承翰做的其实根本就没差多少吧?那个魔法师八成也早就有先做准备了吧??」

  一想到这,我马上就又颓丧了起来。「所以与其想说要怎么让学姊想起我,首先还是得先想办法绕开那个魔法师可能设下的防护措施吧??但这超难的啊,我连他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最好是有办法想到对策啦!」

  「天啊,我的人生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进入梦魇模式的啊?我认输了可以吗?拜託快把我那悠悠哉哉、开开心心的生活还给??」沮丧到不行的我一边在桌上画着圈圈一边碎碎念着,但念着念着,我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唔,就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做了什么,所以我怎样也想不出对策。同样的,那个魔法师不也是在猜着我跟佳芊的计画,并预先做准备吗?换句话说,只要做了他预料之外的事,那么就应该不可能会遇到陷阱了吧!」

  「嗯嗯嗯嗯??」我双手抱胸,更加认真的思考着——

  为了避免学姊的记忆因为受到刺激而回复,那个魔法师应该也会阻止我去跟学姊说我们过往的点点滴滴。他可能会像对承翰那样,让学姊一听到我说话就睡着,也可能会让学姊变得很讨厌我,只要一看到我就会立刻跑走??唔,如果这样就根本没救了啦,还是先排除这种可能好了。

  只不过,透过给予刺激来让人记忆恢复的方法其实还有不少种,而说出我和学姊的过往、带她去承载着我们回忆的地方(比如说她第一次推倒我的那个公园)这类的作法更不是唯一的选项。

  是啊,过去发生的种种——也就是所谓的事实——既然就是那个魔法师所欲消除的对象,那他自然会竭尽所能的避免它们被回想起来。但相反的,如果是从来就没发生过的事,那么除了本来就不在被消除的范围内外,自然也不可能针对它做出对策吧?

  而且,除了感动、开心之外,其实还有些情感更能够触动人的心弦,更能在人们的心中激起巨大的涟漪不是吗?比如说伤心、难过,以及——嫉妒。

  所以,如果我在学姊的面前跟别人晒恩爱,学姊会不会仍旧因为眼前的画面而感到嫉妒,并在思索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过程中,因为这样的刺激而找回了记忆呢?

  「呜哦,这方法感觉行的通啊??」我自言自语着,并又把目光转向了佳芊——只不过这回与前几次不同,我并不是又想依赖佳芊来帮我出主意,纯粹是因为她可是在我的计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

  在快要中午的时候,佳芊的身子渐渐地开始有些细微的动作,又过了一会儿后,她才缓缓地睁开了眼,宣告自己已经恢复了意识。

  「佳芊你有舒服点了吗?肚子会饿吗?要不要我去帮你买午餐?」我开心地问着。

  「嗯,我好多了??」佳芊点了点头,此时她的气色也确实有好上了不少。在揉了揉眼睛、从书包里拿出眼镜来戴上后,佳芊的注意力被我披在她身上的外套给吸引。她先偷瞄了我一眼,然后就把其中一只袖子拉到面前,并轻轻地搓揉起了袖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正在拚命压抑把那只袖子拿来蹭一蹭、嗅一嗅的冲动)。

  尽管佳芊玩袖子玩的十分起劲,一副就是不容他人打扰的模样,但因为急着想把自己好不容易才想到的方法说出来,我便还是开口说:「佳芊佳芊!我刚刚想到了新的办法喔!」

  「??什么办法?」佳芊把视线从袖子上移开,只不过也许是刚睡醒的缘故,她的反应慢了半拍。

  「就是让学姊重新想起我的方法啊!」

  「??啊,对喔??」

  「佳芊你也是觉得学姊他们的记忆不是消失了,而只是因为魔法,所以才想不起我对不对?」

  「对啊??」

  「所以他们的脑中一定都还有关於我的事对吧?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刺激,他们说不定就会想起来了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但——」

  「我知道我知道!」我打断了佳芊。「你一定觉得事情才不会那么容易,所以当初才没有认真的去唤醒承翰的记忆,而只是打算先逼他相信自己跟我是有交情的对吧?」

  「嗯??」佳芊点了点头。「先不说那个魔法师八成也有为此先做准备外,我也实在不认为记忆这种东西只要随便刺激一下就真的会跑出来啦??」

  「哼哼,但要是那个刺激超级无敌强烈呢?」

  「你的意思是?」

  「佳芊你想想——虽然这样这样说有点不要脸——但学姊她本来应该是很爱很爱我的对吧?」

  「呃??」佳芊的脸上瞬间闪过一道阴影。「对啊??」

  「所以就算失去了记忆,说不定当她看到我跟别人——」

  「等等!你该不会是要??」佳芊似乎领会了我的企图,但她的表情却变得很複杂。

  「没错!佳芊就麻烦你委屈一下,配合我去学姊面前演场戏,说不定学姊她就会因为大受打击而恢复记忆了!」

  「这??」佳芊的嘴角抽动了几下,似乎是觉得我的提案太过惊世骇俗,一时之间还无法反应过来。

  「呃,佳芊你不愿意吗?」我歪了歪头。「你刚刚不也为了赶走承翰而骗他说我们在交往不是吗?而且我们之前不是也有假扮成情侣过吗?」

  「不?不??」

  「你忘了吗?就是上次去东区逛街,你说为了帮——」

  「我?我没忘??」佳芊的声音在颤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脸上有股明明已经用尽力气去跟命运对抗,但最后却仍然被它给玩弄了的哀淒感。
  「那这个对你应该没有什么吧?就来陪我试试看吧!」

  「不?不要??」这几个字从佳芊紧咬着的牙齿缝隙间蹦了出来。

  「为什么!佳芊你觉得这个方法行不通吗?」

  「管?管??」

  「嗯?」

  「管它行不行,反?反正我就是不要跟你装什么恋人就是了啦!」

  「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