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太见习骑士的后宫学园生活】(05)【作者:kkmanlg】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话 逞强的姬骑士

  呃。

  虽然没人说话,但同伴们的表情都是这个意思。

  在学园遥远东方,国境附近的《里切りの荒野》,学生们当作训练的一环,讨伐盘踞在这里的魔物。

  这里有很多比其他地方更强力的魔物,学生们以複数班级为一个队伍,进行讨伐。

  「哼。跟弱小的男生同一队,真让本公主不愉快。不过既然是学园的决定,只能遵从。」

  瞪着罗夫一行人的,是拥有姬骑士称号的王女同学。梅莉娜?比亚拉?哈席斯。

  「眼高於顶的王女,请多多指教。」

  「农民出身的我,能够跟公主一起战斗,备感光荣啊……凶巴巴的王女殿下。」
  华鲁卡跟多多用眼神交谈。

  「怎么?下等平民,跟本公主组队有什么不满?」

  ──王女连他人的目光都没有看漏,恶狠狠说了。

  「我们哪敢啊?我们感到很光荣,梅莉娜王女。我叫做西姆。」

  「我知道学园内所有骑士学员的出身。你虽然是个下级骑士,但能够跟我组队,代表家族的威名只仅次於王族吧。」

  梅莉娜用打量眼光看了西姆。

  「除了用魔法道具计算敌人等级,应该还有其他办得到的事吧。不过,这次没有你们出场的余地。」

  「为什么?这个地方的怪物,听说很强啊。所以应该大家一起行动。我也有机会表现。」

  西姆说的理由很正确,但梅莉娜的反应出乎意料。

  「你是什么身分?对身为王女、比你强上许多的本公主大放厥词,是什么意思?你们班上或许是你当队长,但现在是地位最高的我发号施令。你顶多只算个仆人。竟然愚笨到连乖乖遵从本公主的智慧都没有吗?」

  姬骑士身上出现杀气。

  (自尊很高的公主,主张自己才是领队……西姆也应该预料到了吧。所以知道要跟公主组队的瞬间,大家都结屎面。)

  罗夫在心中叹气,姬骑士继续说。

  「听好了?怪物由本公主一个人全部收拾。因为我是比你们更优秀许多的王女。你们只须注意别扯本公主的后腿就好了。」

  这么说后,王女自己走开。同伴们苦笑追上。

  「我们也走吧。」

  「怎么办?战斗我们在旁边发呆吗?」

  「王女都这么说了。出手帮忙可能会被砍头。」

  「看样子,公主一直以来都很顺利吧。但不能保证这次也一样。不能让魔物伤害王女。我们要打起精神以防万一。」

  西姆虽然也很气,但也没有因此放松。

  西姆用认真表情对大家说了。

  虽然没有经过推派,但大家都认为西姆适合当队长,而且他刚刚才被王女骂了,却还这么说,所有人也不好表示意见,只能苦着一张脸。

  「走吧。没跟上的话,天晓得公主又会抱怨些什么。」

  「是啊……肯定会的。」

  所有人跟上。

  「【ハゥシス王家剣技 红莲魔斩】!」

  有许多从远方火山喷过来的大石,寸草不生的僵硬土地,响起姬骑士的声音。
  沙!

  梅莉娜手中燃烧火炎的剑,砍断哥布琳的脑袋。哥布林惨叫后,没过多久就变成光芒粒子。最后剩下一块跟婴儿拳头一样大的宝石。

  「不像是女生的战斗方式啊。跟剑技的名称一模一样。」

  「个性让人不敢恭维,但成绩是前三名。」

  「虽然敌人不强──但听到她说要自己解决十只以上的哥布林,还以为会有什么危险,结果很顺利。连真正的骑士都比不上她吧。」

  「剩下一半,这样王女一个人就打完了……华鲁卡、罗夫,哥布林的等级真的很低?有没有伏兵?」

  「伏兵没有。剩下的哥布林里面,等级最高是10。有两只。连等级14的怪物,姬骑士都能自在应付了,看不出疲累。轻松获胜。对吧。」

  「是啊……不过,还是别大意吧。」

  「对啊。」

  同伴们聊天时,姬骑士跟最后一只哥布林对峙。

  一次。两次。三次。哥布林挥舞的棍棒被砍掉了。魔物睁大眼睛,没过多久就被砍死。

  「魔物全灭了。很厉害……不过,对面却是很安静。」

  看着姬骑士的同伴们。

  在不远处的女生们,面无表情。公主一个人就杀光魔物,让她们很惊讶,却没有表现出高兴态度。

  「领队的态度很差,她们只能袖手旁观。变成那样也正常。」

  姬骑士的班级,听说是女生当中也特别优秀的人组合起来。一般来说,是不能更换人员的,应该是利用王女的权力了吧。

  「其他人的事怎样都好,但这是个机会。但那个公主殿下的态度,她是佩佩朵的女儿……用一些手段整她吧。」

  罗夫小声说,看着姬骑士过去回收哥布林的宝石时,多多大喊。

  「啥?宝石张开嘴巴想吃掉公主!」

  在姬骑士背后滚动的八角形宝石,直立起来,瞬间巨大化到可以吞掉活人的程度。从中间出现横线、上下分开成一张大嘴袭击公主,就跟多多说的一样。
  「那是【ミミック】!可以自由变换外型的高等级怪物!混进去哥布林里面,是为了欺骗我们计算等级的魔法道具!」

  「什么!王女、往后退!多多、我们去守护王女!」

  「诺拉也过去。如果王女看成对手的人出手帮助,她一定会很高兴。」
  「平常应该是反过来喔……不过,你都这么说了。」

  不只是多多、西姆、诺拉,姬骑士的同伴们也吓到脸色苍白,过去救援。王女碰到危机,不能置身事外吧。

  ミミッ总共有五只。不是学生们的对手,都被赶跑了。

  「姬骑士殿下,立刻替您治疗!」

  「不要碰我!这种伤没什么!」

  对於想要魔法帮忙恢复的同伴,姬骑士把人赶走。

  听到西姆示警,姬骑士砍掉第一只魔物,但还是受到其他魔物的偷袭,受伤了。西姆赶上,姬骑士避免被吃掉的命运,但手甲跟肩甲都被压扁,手腕无力垂下。

  「屈辱……就算遭到怪物的偷袭……竟然还得让下贱之人帮助……偏偏是那个该死的伪娘!」

  姬骑士狠狠瞪了诺拉。

  「这样很难办吧。」

  「不知道其他魔物什么时候会出现,早点回复比较好。」

  大家为难时,罗夫说了。

  「华鲁卡,对我使用身体强化的魔法。我负责照顾公主吧。」

  「喂、交给你应该是没问题啦……但真的可以?」

  「没事。诺拉,你跟其他人走吧。我一个人就行了。

  「好的,虽然很担心,但我无法违抗你的命令。」

  罗夫身上有了强化魔法后,走向表情难看的姬骑士。

  「说过别过来了吧!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外表就是个草食系的矮子!」
  「草食系的矮子……说我是个美少年还比较好吧。」

  罗夫身上有魔法的红色光芒,抓了姬骑士刚刚被咬到的手。

  「想取笑我吗?不要乱碰女人的身体!」

  姬骑士用另一只手打过去,罗夫当作没看到。

  因为有强化魔法,就算公主怎么打都不会痛。

  「别乱来。【ユチユチクフィカ】。」

  能力虽然是最烂的,但也不是没学过回复魔法。

  使用学过的魔法,让姬骑士回复。

  「公主不能穿坏掉的铠甲吧。还有一些时间,帮你修好。」

  「呜呜……竟然被这种草食系的男生……真是够了!」

  「啊、又来了。说我是个草食系。」

  「像你这种看不出是男是女的外表,就是草食系了!放开我!」

  罗夫拖着姬骑士的双脚,拉着走。

  「去那边大石底下的阴影吧。姬骑士。」

  「你没有对王族的尊敬吗?你们这种人能够过着和平生活,都是因为我父亲、母亲、国家高层的努力喔?」

  当作没听到。把王女当成货物拉着走。

  (接着……好好整她吧。)

  站在面积跟贵族豪宅一样大的阴影底下,偷偷念着。

  身体强化魔法的效果已经消失了。

  「快点回去啦,大笨蛋,不能只交给下级骑士吧。」

  眼前是很不高兴的姬骑士。

  刚刚施展让铠甲恢复原貌的魔法,接着可以回去战斗了。但当然不能乖乖回去。

  其实,罗夫知道刚刚ミミック躲在魔物里面。

  魔女亚娜卡达送了很多方便的魔法道具。里面有性能远远超过学园配给的战斗能力测定道具。所以有发现ミミック。

  (跟公主独处。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让诺拉去救公主,刻意惹公主生气浪费体力。

  接着就是干公主,折磨她的身心。

  自己的任务只有这个。

  让公主堕落为母猪。

  (诺拉做得很成功。但也有运气的成分。如果不行的话,再想想其他作战吧。)
  在脑海再次回忆作战,开始跟姬骑士的性行为。从进入大石块阴影底下开始,就利用亚娜卡达给自己的道具,发动让魔物无视的魔法,不必担心有魔物偷袭。
  「好,结束了。只有外观恢复,内部金属原子的结合还很不安定。用黏着剂之类的东西加强比较好。」

  「我知道啦。不是只有剑术,魔法我也有认真学习。不需要你这种草食系矮子的提醒。」

  都帮忙了,公主却没有一点感谢。

  反而像是更不高兴的样子,瞪了过来。

  「是啊,抱歉。不过都帮您疗伤了,还把铠甲弄好,给我一点报酬也不为过吧。」

  「什么?」

  姬骑士皱了没头。

  全身飘出更不愉快的气息。

  「这是你自己要帮忙的,为什么得要给你报酬才行?而且,平民为王族效力是当然的。应该说,能够直接协助本公主,你应该要感到光荣。不是谁都能接近本公主的。」

  「哈哈哈,傲慢到这种地步,反而让人佩服。」

  「……傲慢?你在侮辱我……!?」

  姬骑士用连魔物看了都会怕的眼神邓过来。

  只要再说一句让她不高兴的话,就会砍人了吧。

  「地位崇高的人,应该会讲道理才对。您应该对我们这些下级骑士道谢吧。比他们地位更高的公主殿下,应该不必受到下级骑士的协助吧。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您就成为笑柄了。」

  「呜!」

  姬骑士沉默了。

  正因为公主很在意他人的看法,所以才会出现那种态度。

  自己一个人战斗,也是为了体现自己比他人地位更高的意图吧。

  (无法回嘴了吧……哈哈、这就是女生……而且,还能掌握王族的弱点,真爽快。佩佩朵感到为难的时候,也是这种表情。)

  表面上若无其事,心里却在偷偷笑着,等待姬骑士的回答。

  「我知道了……虽然你们是下级骑士,王女还是得表示感谢……这关系到王族的颜面……然后呢?想要什么?」

  姬骑士用无奈表情答应。

  (上钩了……自尊这玩意可真好操控,下一步吧。)

  在心里奸笑后,咏唱咒文。

  「什么!?你做什么?」

  姬骑士脸红退后。

  「只是裸体啊。」

  没有肌肉──用正太的身体暴露,说得很自然。

  「这是为了帮助您报恩啊……舔我的肉棒。」

  「你、你你你、你说什么?」

  「没听过吗?女骑士受到男性帮助时,性行为可是最诚挚的回礼啊。」
  「我才没听过!不要乱说……你这种变态、活着就是一种祸害!砍了你!」
  姬骑士拔剑。自己是成绩最烂的,不可能抵抗吧。

  可是,罗夫不慌张。

  他有自己唬住了公主,确信不会被杀。

  「这么有自信吗?有问过其他女骑士吗?说我是个变态,那是您自己的偏见罢了,您有什么根据吗?您不知道骑士的各种不成文规矩吗?如果您知道的话,就晓得我这种行为很正常了。」

  用自信态度,对傲慢的姬骑士胡言乱语。

  用自信态度指责对方,这是很有效的手段。

  「呜呜……我没听过女骑士会做这种事……但也不知道各个地方骑士不同的各种风俗……如果这是假的,你也不可能说得这么坦然……这是真的?」

  姬骑士迷惘,剑掉了。

  (再怎么优秀,终究是个温室花朵啊。没想到有人会一脸认真唬烂吧。)
  知道状况一如自己所料后,朝姬骑士走过去。

  「用嘴巴跟手帮我吹吧。」

  不到一步的距离,抬头催促公主。

  挺起腰部。已经用魔法调查过姬骑士的健康状态,知道她没有什么大碍。既然不用担心,就大胆行动了。

  「我知道了啦……不过,这种事情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做。」

  「看起来就是个处女啊。」

  「这种事不必说吧!」

  「不用担心,我会教您。先趴在地上看肉棒吧?」

  「趴在地上……这种屈辱的姿势?竟然叫我这个王女……王族后代这么做?」
  「没办法啊。不这么做就算不上报恩了。不照做就不会结束啊?还在担心被谁看见,不就没办法继续下去?所以才要偷偷来啊。王女如果无法对区区的一名下级骑士报恩,可就丢了王家的脸。」

  「咕……我才不要……我才不要丢王家的脸……我知道了。」

  姬骑士恨恨咬牙后,跪在地上。

  (真爽。姬骑士这么简单就上当,还跪在肉棒前面。虽然我没有折磨女人的兴趣,但这样也算是替同伴们报仇吧。)

  在内心奸笑后,对姬骑士说。

  「那就先舔肉棒前面吧。一开始先这样。等勃起后就是重头戏了。」

  「呜……竟然要舔排泄器官……被男人帮助的女骑士,真是苦命。」

  姬骑士趴在地上,嘴唇颤抖后,张开嘴巴伸出舌头。

  「舔……舔……有点鹹……这是尿的味道?……本王女竟然在舔尿……这种事可不能传出去……对了,所以才没听过女骑士会这么做吧……舔、舔。」
  姬骑士很不愉快,舔得很慢,但肉棒勃起了。

  (公主是白痴吗?让处女姬骑士舔肉棒,这种禁忌感跟满足感超棒的。让女人一脸不爽舔肉棒,更爽了。)

  在内心奸笑,肉棒完全勃起。

  看见肉棒勃起,姬骑士睁大眼睛。

  「这、这是什么!刚刚还跟指头一样,现在却比剑柄更粗更长!男性性器是这么奇怪的东西?」

  「因为勃起了,血液进入肉棒内部的海绵体。所以会膨胀。不过并非谁都这么粗啦。一般女人看见的反应都跟你一样,连成人都没有我这种巨根。」

  「…………这种说法,刚刚你说要教我性行为,所以你不是处男?明明都还没变声,怎么看都是个小孩。」

  「以前我帮助过一个女骑士,她是这样报恩的。所以我才知道女骑士报恩的秘密啊。」

  「……是吗?这就说得通了。」

  女骑士表情为难,但眼神似乎接受了。

  (最好是啦!我开始替公主的未来担心了。)

  这么想,但让姬骑士侍奉就另当别论了。当然不会让她停下来。

  (因为是个处女,所以不知道我肉棒的魅力,反正不久后就会知道了。)
  这么想,说出新的指示。

  「接着,一手握住肉棒。轻轻的,对,隔着皮摩擦。」

  「我知道了……这是什么……好热……而且好硬……变得这么热这么硬,你还好吧?」

  平常用来握剑砍死魔物的手,现在握住肉棒,姬骑士询问。

  「肉棒就是这种东西。不必担心。不过这很敏感,记得温柔一点啊?毕竟是要报恩,不能让恩人感到痛啊?」

  「不用说我也知道。因为不知道这些事情,才听你的建议,但不必一直提醒啦……」

  姬骑士像是有些生气扬起眉毛。但是,握着肉棒的手很慎重,努力要让我爽。
  「很好,可以稍微用力一些。接着把皮往里面摩……很好。」

  刚刚舔得很痒,现在则是更强烈的快感,姬骑士手淫让肉棒变粗,表面血管开始抽搐。

  「好像很顺利呢。就继续下去了……可是……这根会一直跳个不停吗?」
  「这是你侍奉得很出色的证明。肉棒舒服就是这种反应……流汁出来了,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刚刚就说过了,我还是个处女,没有受过性教育。王家后代在嫁人之前,才会接受相关的较奥。」

  「嗯……你应该有婚约的对象吧?」

  「你是笨蛋吗?怎么可能会有?所以我才不知道这种行为啊?」

  「……既然不知道的话,最好不要用太过激烈的方式吧。」

  「咦?什么意思?」

  「没什么。嗯……流出来了。刚刚说过的汁,这叫做前列腺液。」

  「前列腺液?……啊……讨厌,感觉好髒……」

  看着龟头前端流出来的液体,姬骑士皱着眉头。

  「不要放手。这是男人很爽的证据。就这样加速。

  「呜呜……这是什么?好像不是尿……啊啊、越流越多了。」

  姬骑士讨厌到瞇起眼睛,但还是继续打手枪。

  没有用力,光是调整力道跟速度,就让肉棒很爽。感觉到睾丸收缩后,对姬骑士说。

  「快结束了。伸出舌头舔前列腺液吧。嘟起嘴唇亲上去,接着把汁吸出来。当然也不能忘了打手枪。」

  「啥!?要我喝掉这种莫名的排泄液体?要我亲肉棒?怎么可能做这种肮髒的事情!」

  「那就不会结束啰?喊得太大声,其他人或许会跑来看。您愿意吗?」
  刻意奸笑,姬骑士瞪过来。

  「我知道了啦……啊啊、为什么我得受这种人的帮助……黏答答的……」
  姬骑士很不满,但还是伸出舌头,轻轻舔了尿道口。

  皱着眉头,喝掉黏在舌头上的汁。

  「鹹鹹的、臭臭的,好难吃……而且还一直流出来……」

  公主舔了几次后,觉得很受不了吧。

  公主舔了尿道口周围,用讨厌表情亲吻后,犹豫了一下子,下一瞬间收紧脸颊吸吮。

  「好爽……姬骑士吸肉棒的脸……尿道口被硬吸的快感……」

  讚赏后,摸摸姬骑士的头,摸摸头冠。

  「不要随便乱摸啦……啾噜噜……吸噜噜……哈啊、好难吃……世上竟然有这么难吃的东西?啾~~」

  姬骑士嘴巴抱怨,但侍奉得很认真。

  (欺骗身分高贵的处女,感觉好爽。跟技术熟练的女人比起来,又是不同的快感……)

  在内心满足说着时,姬骑士困惑。

  「讨厌……越来越粗了,抖到快把手弹开……汁开始混着白色的东西……怎么回事?啾、啾啾!」

  「不用担心。这是生理反应……这是很爽的证明。再过不久,就会让姬骑士吸到射精了。」

  「射精?我有听过。这是男人生孩子时分泌的东西……啾、啾……」

  「是啊、男人爽快的证明……这也是你报恩得很出色的证明……哈啊……射精的时候……会喷出前列腺液根本不能比、又臭又黏又热的液体啊?」

  「又臭又热又黏的液体……我不要!这样不就把脸弄髒了?……光是想到嘴巴里面、会有比前列腺液更难吃的东西……我绝对不要吸男人的排泄物!」
  姬骑士想要放开肉棒。

  「所以,公主要放弃报恩了?」

  姬骑士停了下来。

  「气死人了!你去死一死啦!」

  姬骑士怒气沖沖,继续侍奉。

  扬起眉头,全身冒出怒气,但动作一样很仔细。乖乖握住肉棒、舔尿道口、亲吻龟头。

  「对对。只要公主乖乖舔,怎么骂都无所谓。」

  (让公主舔肉棒的达成感越强烈,就会更爽。)

  在内心奸笑,越来越想射精,下半身用力。竖起脚趾,大腿内侧颤抖。
  (哈哈,姬骑士口交的背影真色啊。让人兴奋。)

  公主用抬起屁股的姿势跪着,挺起背部舔肉棒。

  公主这种不能被其他人看见的模样,让肉棒越来越硬。

  「射了……把精液喷在姬骑士的脸上……也会射在嘴里,品尝我的味道吧……」

  姬骑士开始舔肉棒前端的瞬间──射精了,让精液射进嘴里。

  「呜呜呜!咳、咳、这是什么、比水枪更多……呜呜、好苦好臭、讨厌、脸跟头发都髒掉了……」

  第一射喷到喉咙,姬骑士咳嗽,精液又继续喷向她。

  黏液喷在那张瞧不起人的嘴巴,以及工整脸蛋,金发也跟着弄髒,姬骑士身上出现腥味。

  「呜呜……讨厌……差劲……」

  姬骑士脸上都是精液,吐出嘴里的汁后,无力呻吟。

  「哈哈,好爽。」

  成就感跟充实感,余韵也很爽,让不知道性教育的处女帮忙打手枪,更爽了。
  「哈啊啊……这样报恩就结束了……我想快点洗脸……」

  姬骑士想要起身,罗夫把她按住。

  「还没完吧。肉棒还在勃起吧?女骑士的报恩,是直到肉棒软下来才结束。」
  「…………你说什么?」

  姬骑士睁大眼睛。罗夫咏唱咒文,发动首饰里面的魔法。

  「咦……什么东西?」

  看见首饰发光跑出来的东西,姬骑士皱着眉头。

  那是一个小瓶子。罗夫拿给公主。

  「这是魔女……不对,是天才女魔法师给我的东西。特制的润滑液。算是跟油差不多的润滑油。吃下去也无妨。」

  「润滑油?为什么要拿这种东西出来?」

  姬骑士歪着头。罗夫没有回答,把小瓶子的木栓拔掉,把里面含有气泡的黏黏液体,洒在肉棒上头。

  「把屁股抬高吧。我要干公主的屁股……这就是肛交。」

  「什么!?屁股……这很奇怪吧。」

  「公主不知道,但女骑士用了这种行为报恩。丈夫专用的小穴,不能给其他人爽吧?所以才让我干屁股。如果您想被我插,我也可以帮忙捅破处女膜。」
  当然,这是胡扯的。

  性行为是女骑士最好的谢礼。用认真表情胡扯。

  「乱说。身为王女,最重要的处女之身,怎么可能给你这种人……刚刚不是让你射出来了?那样不行吗?」

  「报恩当然要让对方爽个过瘾啊。打手枪是不错,但男人还是想要抽插啊。」
  「烂人……竟然把女骑士的屁股,当成发泄的道具……男人是多么下流的生物……不过爸爸一样不一样……但是,我不想再次被爸爸以外的男人碰了。只能忍耐了……」

  公主擦掉黏在脸上的精液后,乖乖抬起屁股。

  「这样就行了吧!快点对屁股射精啦!」

  公主自己掀开裙子,高高抬起穿着白色小裤裤的屁股。虽然自暴自弃,但这个屁股很有弹性,白花花的。以为公主会选择方便行动的内裤,但骨子里还是个处女啊。

  感觉肉棒更有力了。

  蹂躏纯真少女,让人兴奋。

  「那就……」

  跪着,让腰部跟公主的肛门一样高度。

  双手扒开公主屁股,手指挪开小裤裤。看见椭圆形的小洞,龟头塞进去。
  「事先提醒,肛交如果没注意清洁的话,会让对方跟自己受伤。这个透明润滑液,就是用来防止受伤的特制品。没有这个东西的话,就别随便对其他男人抬高屁股啊……对了,给您一瓶吧,这样随时想被人干屁股都可以。」

  「笨蛋!没有其他男人会做这种事吧!我又不是像你是个大变态!别说些废话了,屁股凉凉的,快点结束啦!」

  姬骑士摇晃屁股,大吼。

  「没有经验,还这么想被我干屁股?没发现公主是个色女,真对不起啊。」
  「继续耍嘴皮子的话,就杀了你!」

  公主说得很有杀气。

  可是,公主继续抬高屁股等着。 这让人更有征服感,身体往前挪。粗暴抓住屁股、插入。

  「啊……啊啊啊啊、进来了、哈啊、哈啊啊啊啊~~!」

  从发狠的状态,突然变得张大双眼,姬骑士手指抓着地面,拉长音喘气。
  「放松身体。没什么好怕的,也没理由抗拒吧。」

  直肠黏膜被扩张成肉棒形状,整根插入。

  「好紧好爽。润滑液很有用,就跟插入小穴没两样。虽然没有肉襞,没有摩擦的快感,但这样也好。毕竟这是姬骑士高高在上的屁股啊。」

  「哈啊……哈啊……这是什么……明明压迫感很强、但因为润滑液湿湿的关系、感觉好怪……用这种屈辱的姿势让人插……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姬骑士跟雪一样白的脸颊,变红了。

  喘气开始夹杂兴奋的热度跟湿气。

  「跟性欲无缘的姬骑士啊。用这种状态让屁股习惯肉棒吧。我会让您爽的。」
  「装什么恋人的表情说话啊、哈啊、哈啊、我很讨厌做出这种事的你、快点射精啦!」

  「别着急……插入时挤出来的润滑液,用手指抹起来,爱抚虽然是个处女、一样能感受快感的阴核。这个润滑液很卫生的,放心吧。」

  手指抹了许多润滑液,涂在姬骑士的淫唇。

  「不、不要、别碰那里!呀……什么?至今未曾碰过的地方、不太清楚……但感觉麻麻的……就像屁股一样、传来强烈快感……!」

  「因为公主吃得很好、有在运动,身体很健康啊。第一次就很有感觉……爱抚阴核,或许比想像中更有趣。」

  用手背在内裤上游走,很快发现阴核。稍微用力压下去。

  「等等、手指拿开啦……呀啊啊啊啊~~!」

  姬骑士露出丑态,下巴发抖。

  「哈啊……哈啊……这是什么?跟电击魔法的攻击一样强烈……可是、完全不痛……至今未曾出现的快感……还有余韵、好舒服……」

  姬骑士喘气趴着。

  「稍微刺激一下,比想像中更有反应。肛交果然是正确的。慢慢把体力转换成快感吧……只知道排列的屁股,感受装满精液的快感吧……这刚好也能用来当作消耗精神力的作战。」

  「作、作战是什么?……哈啊、哈啊……哈啊啊、又来了……好强烈的快感……让人堕落的快感……咿、肉棒……哈˙、哈啊、湿答答的肉棒进进出出……这、这也带来禁忌的快感……我、我堕落了!」

  「哈哈、很好的反应……不必害怕快感啊,梅莉娜。这种事,你的妈妈也晓得。那个王妃理事长、知性美人的妈妈吧?都生了十七个孩子,肯定跟国王翻云覆雨过。虽然没有这种玩法就是了。」

  抽插慢慢加速。转动阴核,让姬骑士的身体扭来扭去后,继续干屁股。
  「咿咿……咿咿……哈啊、哈啊、禁忌的快感停不下来……身体的感觉消失了、却只有快感很鲜明……舒服到意识快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人告诉过我?」

  优秀的姬骑士挣扎摇头。

  袜子跟铁靴的内侧,都被爱液弄湿。大腿颤抖,像是快要倒下。

  (哈哈,看不出是平常那个骄傲的姬骑士。这种堕落模样的成就感跟支配感,让肉棒更爽了。)

  感觉精液通过尿道后,对姬骑士说。

  「在您爽的时候说这些话很抱歉,但我要射了……哈啊……刚刚看过我的精液了吧。我是就算射个两三发,精液也一样浓的体质。比一般人更臭更热更黏的汁,通通射进您的屁股。渗进血管,浸透身体……屁股里面都会是精液的臭味啊?」
  姬骑士脸红摇头后,眼神害怕。

  「住手!别再弄髒我了……要做其他任何事情我都答应、放过我……哈啊、哈啊……继续下去的话……我就没脸自称王族的女儿了!」

  抓住想要逃跑、不停扭动的屁股。

  「这是为了报恩,不必觉得丢脸啊……射了、刚刚有看过前列腺液变浓吧……射了!」

  把阴核转来转去,整根肉棒插到底,对着王女的肛门射精。

  咻!

  「啊咿咿咿咿~~!射出来了、射在屁股里了、都说过不行了…………哈啊、哈啊、为什么……小男生的肮髒体液射进屁股、竟然好舒服!阴核的快感停不下来!」

  感觉精液热度在直肠黏膜渗透开来,姬骑士喘气。

  「烂人精液在全身扩散开来的感觉好舒服……明明不行的……」

  「刚刚说过,报恩得报到肉棒软下来为止啊。姬骑士……不对,高贵的公主啊,途中放弃可不行啊……先说清楚,我还能继续射精。在学园训练后,我能射得比以前更多……不过,爽得太久可能会有人过来,射个十次就好了吧。」
  「十、十次?你想弄髒我到什么程度……!」

  「不必在意。您的妈妈,肯定被中出远远超过十次吧。相较之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爸爸可以!因为爸爸是最优秀的男人!所以妈妈就算被爸爸射了臭臭的精液,妈妈一样是优秀的妈妈!爸爸跟你这种变态完全不同!」

  「不愧是优秀的姬骑士。体力还很好啊。那就继续干了。」

  「呀、啊啊、又、又在玩阴核了……射精了就别玩啦、好讨厌、却好舒服!」
  直到弹药用尽之前,都继续玩弄阴核、对肛门射精。

  「姬骑士殿下、您还好吗?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

  「没事……」

  姬骑士踏着踉跄脚步回去,她的同伴们立刻上前迎接。周围都是魔物屍体。多多跟姬骑士的两名同伴去捡宝石,其他人负责警戒。

  「现在该归队了。你们也该回去了。」

  「……我知道了。」

  「咦?刚刚不是在休息吗?怎么很虚的样子?虽然这样我就轻松多了。」
  罗夫双手放在脑袋后面说着。就算姬骑士没有中招,他也是这种态度。
  姬骑士瞪了他,但立刻回过神来。

  「我不在的时候,状况如何?」

  她的同伴回答。

  「让姬骑士以外、家世最好的西姆同学担任暂定队长,在他的指挥下继续进行讨伐任务。」

  「腰边的皮带。里面放着宝石?」

  「……是啊。先放在我这边。怎么了?」

  罗夫询问,姬骑士的同伴回答。

  「放了很多啊?跟之前比起来,好像多了三倍?」

  「你说什么?本公主不在,宝石竟然比平常多了三倍?」 姬骑士脸色难看。罗夫继续说。

  「如果是比我们队长更优秀的姬骑士殿下,一定能赚到更多宝石吧?」
  「……呜!」

  罗夫说得一派轻松,姬骑士没有回答。

  「该吃午餐了吧,梅莉娜王女。」

  「我也认为差不多了,西姆。」

  讨伐怪物的最后一天。西姆提议,姬骑士梅莉娜点头。获得王女同意后,下级骑士立刻告诉同伴们。

  此时,姬骑士的女性同伴们行动了。从行李里面拿出野餐毯,铺在旁边大树的树荫下。其他人则是张开驱逐魔物的结界。

  「准备好了,西姆大人,请来这边。可以的话请用。」

  一个女生对西姆招手,让他坐在野餐毯的中央附近。从行囊里拿出便当盒。
  「谢谢。每次都麻烦你。」

  「不会,能让西姆大人享用,就不枉费我早起准备了。」

  女生微笑。

  「真羨慕啊……走桃花运了。」

  「三次元有那种女生的话,倒也不错。」

  多多跟华鲁卡也一样,跟训练时熟悉的女生一起吃饭。

  「真好的光景……让人露出笑容。」

  「是啊……能够融洽相处是很好的事情。如此就感觉不到寂寞了。」

  罗夫跟诺拉说了。

  此时,独自待在角落的姬骑士说了。

  「罗夫。用餐结束后跟我过来。听到了吗?」

  「咬咬……嗯?现在也可以啊。」

  「用餐过后。要好好补充体力。我也是。」

  「好……很好吃。诺拉的厨艺又进步了。」

  「为了讨你欢心,我有请教亚娜卡达。」

  「哼。」

  姬骑士看着同伴们融洽的气氛,自己一个人用餐。

  吃饱后。

  大家休息时,罗夫被姬骑士带到大树背面。

  「要我来这里干嘛?啊,在这之前,我有些话想问。」

  「什么事?允许你说。」

  「多谢……为什么不当队长了?从第一天到现在,都是西姆当队长。西姆因为是个滥好人,才愿意扛这个责任。」

  「因为我有事。」

  姬骑士完全没在听,说了。

  「你骗我对吧?」

  「什么?」

  「女骑士报恩的那件事。妈妈说没有那种习俗。学识渊博的妈妈都不知道了,就等於不存在这种事。」

  眼神冷淡。罗夫感觉像是被扔到冻土。

  「被发现了啊?不过,您跟妈妈说了?被一个劣等生矮子骗说要口交,还被我干屁股射精的这件事?」

  「笨蛋!我怎么可能说!我是旁敲侧击的。」

  姬骑士狠狠瞪着,拔剑抵着罗夫脖子。

  「杀了你……竟敢瞒骗、侮辱本公主。」

  「也好,这样能解气就动手吧。反正我也报仇了。」

  罗夫态度从容。

  「报仇是什么意思?从你的态度来看,根本不觉得侮辱了本公主。说明清楚。」
  姬骑士面无表情。

  「就是您现在的模样。惹您生气、找藉口干您,消耗您的体力后,就无法思考其他事情。这么一来,您就能好好看清楚,西姆究竟是如何带领其他人的。既然您是王妃殿下的女儿,这种作法对您或许是一帖良药吧。」

  「当时你说的作战,还以为是怎么一回事,果然是这样啊……」

  姬骑士把剑收回去。

  「西姆很优秀。我的作法无法让大家展现笑容……发挥自己的力量,信赖同伴,获得满意的成果……比起我一个人解决问题,只听从我的命令,现在大家的表情看起来都很满意。我想守护大家,结果反而变得不幸。」

  「改变做法不就得了?您很优秀啊?」

  「无法立刻改变。我一直相信自己是正确的。就算换了衣服,想法也没有改变。就算理智接受,情感也无法转变……跟他人的相处就是如此。跟爸爸和妈妈不一样,王宫的人们大抵都是如此,自以为是,没办法简单改变。大家脑中都对我存在着这种印象。要变得像西姆那样……变得像妈妈那样能够弯下腰,愿意接受所有人,需要一些时间。」

  「嗯……您找到答案了……彼此的问题都解决了,该回去了。」

  姬骑士摇头。

  「接下来是正题……我又被你帮助了……所以、我要报恩才行……哈啊……」
  姬骑士兴奋喘气。

  「您不是知道我在骗人吗?」

  「只要当成我跟你之间的习俗,就没问题了吧?入境随俗。」

  罗夫奸笑。姬骑士也一样奸笑。

  心照不宣。

  罗夫干了很多人妻,当然知道梅莉娜在想什么。那个表情就跟诺拉和亚娜卡达哭着求被干是一样的。

  姬骑士喜欢上之前的性行为。用报恩当作藉口,其实是想被干吧。

  「那要怎么报恩?这次的恩情比之前更大。自然得要更激烈的报恩吧?梅莉娜你怎么想?」

  既然姬骑士都替肉棒吹过了,就直接喊她的名字。

  「当然……哈啊、哈啊、比之前更激烈……是要我做什么?」

  「那就坐在我前面吧?」

  (上门的菜当然要吃。对象是姬骑士、公主。这种机会千载难逢。)

  姬骑士乖乖坐着。伸手把她的胸甲跟背甲脱掉,把衣服拉开到锁骨上面,胸罩也拿掉。剩下的布料,则是夹在乳沟里面。

  「哈啊、这种模样……太不得体了……穿着铠甲露出女人的部位,根本是玩弄我这个王女兼骑士……」

  「要停下来?」

  「都来到这一步了,怎么能停下来?哈啊、而且这样也不错……很刺激。」
  姬骑士说出自己的欲望,眼神水润。

  「接着。」

  咏唱咒文。发动首饰里面的魔法,半空中出现东西。

  「这是……肉棒勃起的模型?」

  「对。比我小一号的东西。可以感知周围、必要的话还能分泌润滑液,如果插入还是个处女的阴道,也不会弄破处女膜。给我润滑液的女魔法师,也给我这个东西。」

  「到底是谁……润滑液跟这个,真是淫乱的女人。」

  姬骑士浅笑。罗夫点头,接着咏唱两个咒文。一个是全裸咒文。第二个咒文咏唱结束,出现刚刚说的东西。那是肛交时候用的小瓶子。打开瓶盖,把透明黏液涂在肉棒。

  「准备结束。脱掉内裤吧。裙子卷到腰部,我要插屁股。」

  「我、我知道了……啊啊、终於能重现作梦都会看见的肛交了……」

  姬骑士笑得很淫荡,乖乖摆出姿势。张开大腿抬起屁股。

  噗~~!

  「哈啊啊啊啊啊……就是这个感觉、好想要……!我明明是个王女、却自己让肉棒插屁股、哈啊、啊啊、明明不行的、却好舒服……」

  肛门咬住涂满润滑液的肉棒,姬骑士全身发抖。

  「这次还有按摩棒。前后同时插,跟玩弄阴核的快感不同。」

  姬骑士享受着直肠被撑开的快感,裂缝又被插入按摩棒。

  噗啾!

  按摩棒表面分泌润滑液,撑开阴道,推挤触女模。

  「哈啊、哈啊、阴道跟处女膜都被填满了……啊啊、好棒……前面后面都好舒服……」

  「动吧,梅莉娜,我会撑住你的膝盖内侧,你尽管摆动腰部。大方乳摇,享受肛交吧。」

  「好的、我想肛交、肛交!」

  姬骑士摆动腰部。

  享受肉棒跟直肠摩擦的快感。

  「啊啊、好棒、好舒服!我喜欢肛交、喜欢肉棒!」

  「怎样、梅莉娜?不要管姬骑士跟王女的身分,享受性器堕落的快感,很爽吧!」

  「真的!我喜欢性器堕落的感觉!哈啊、哈啊」

  忘记报恩的这回事,姬骑士老实坦白。

  「好爽……年轻的姬骑士……像个飢渴人妻摆动腰部……快射了……」
  感觉肉棒的射精冲动迅速升高。

  「射出来!把浓浓的东西射进屁股里面……那个热度、黏度、份量……光是想就全身发麻了……射进我的里面、让精液扩散到我的全身!」

  「哈哈,这么要求的话,我就没办法拒绝了啊。虽然原本就没打算射外面啦,那我就射了……射进王女殿下的肛门里面!」

  姬骑士屁股咬住肉棒,往下坐的瞬间──龟头来到直肠最深处,喷出精液。
  咻!

  「啊啊啊啊啊~~~~!出来了……精液出来了!」

  姬骑士抬起下巴。

  面露满足笑容,全身僵硬一阵子后,公主的背部靠过来。

  「好爽……你也很爽吧,梅莉娜。」

  「哈啊……我也觉得很舒服、想要继续……想要沉溺於欲望……身为王女,这样很没面子,但忍不住了。」

  姬骑士眼里燃起欲望火苗。

  此时,发现从树荫探出头来的诺拉。这个能力超越姬骑士的淫魔,笑得露出牙齿,竖起拇指。

  看来早就有准备了。对於后宫排名第一的身分很有自觉,为了取悦新成员梅莉娜,淫魔张开了不会让声音传出去的结界。

  「继续吧,梅莉娜。干到你腿软为止。」

  「好高兴……谢谢。」

  姬骑士握住罗夫的手,再次抬高腰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