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央电视台女主播艳史——财经频道徐涛篇】(完)【作者:youri06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般我们见到带涛字的名字,都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个男性的名字,但是有女性也用带涛字的名字,而且还成为了名人,说了这么多大家会想到央视的周涛,还有大陆演艺圈的演员刘涛。但是今天我们说的是央视财经频道一名女主持人,叫徐涛。

  虽然名字都带涛,但是知道周涛的多,而知道徐涛的并不算多。这其中有方方面面的原因,能公开说明的原因有:周涛在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1992年起任职于北京台当新闻主播,1995年进入央视,接替倪萍主持《综艺大观》,有丰富的主持经验。而徐涛作为比周涛年轻点的70后,其1996年才开始正式接触媒体行业,并且连着当了3年记者,专门主持二套的《金土地》栏目。
  记者最起码得靠提升自己水平才能当主播,经常出外勤和主播相比那自然是辛苦的,收入也比后者要低了些。自己虽然和周涛没啥交集,但是人家多么风光,自己老在记者的岗位上风吹日晒的瞎熬,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每当节目结束回去休息的时候,这个清秀的川妹子总会秀眉微蹙。

  徐涛身上有四川人民能吃苦耐劳的优点,也像不少四川女孩那样清秀养眼,但是作为一名即将奔三的央视女员工,她清除自己如果近期没有晋升的机会,以后在北京将难以立足。

  徐涛本来是个本分的女人,和自己有亲密接触的自然只有自己的男友。先前自己也遇到过陪酒之类的机会,都被自己拒绝了。

  但是央视不缺美女员工。自己有个老乡王小丫,1997年来实习,1998年直接当《金土地》的主播,然后借着《金土地》这个跳板,去了《开心辞典》这个好栏目。虽然徐涛知道王小丫先前具备在四川省台的丰富工作经验,但是人内心一种攀比的心理很容易出现,加上女性极强的嫉妒心,二者联合打败了自己的理性。使得徐涛也渐渐相信台里一些关于王小丫的桃色八卦,谁让她看上去这么漂亮呢?

  人一旦缺乏理性的时候,就很容易放弃自己的原则,很快地徐涛就会知道,机会来了。

  1998年12月30日,中央台内部元旦晚会,第一步理所当然地是台领导的致辞。先是杨伟光台长的讲话,接着是副台长赵化勇和李东生等的讲话,然后是各个部门领导的。虽然没有营养,但是掌声得准备好。

  接下来是给辛苦的员工们颁奖,徐涛发现自己居然榜上有名,去年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回报。给自己颁发证书的是李副台长。虽然这个奖不是什么韬奋奖,是央视内部表彰而自设的奖项,但是徐涛也很满足了。

  在上台的时候,徐涛发现李东生依旧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眼神中笑里藏色。虽然色眯眯的眼神让自己感到不舒服,但也只能忍着微笑回应。徐涛在回到座位的途中打开证书,发现里面有个纸条。纸条空白面朝外,上端被折插入证书封皮和主页的缝隙中。她回头看李东生的时候,发现他朝自己轻微点了下头。

  徐涛悄悄收好这个纸条,中途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去了却心中的好奇。
  当徐涛进入厕所之后,关上门,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不想当主播的记者不是好记者,会后打我电话,我们来好好地谈谈,结果凭本纸条有效。

  晚会结束之后自然挺晚的了,李东生找自己肯定是那方面的意思。徐涛心里清楚,但是能当主播的诱惑,让她感到无法拒绝。更何况自己和对象前几天闹矛盾打冷战,反正错又不在自己。虽然是不回家过夜,但就这一次,坚持好自己的原则,下不为例就行。徐涛心里是这样想的。

  晚会刚刚结束的时候,徐涛内心的思想斗争还没有彻底偃旗息鼓,但是她已经悄悄回到办公室,拨打了李东生的电话。女人已经做出了行动!

  李东生的大哥大响了,他快步走到场外一个没人的角落,笑眯眯地开始了叮嘱。而那头的徐涛却被吩咐只听着就行了。

  李东生压低声音报上了酒店名称和房号,然后问司机要了车钥匙,开车先去了目的地。

  酒店就在天安门正南方向的前门附近,李东生进入房间,然后打开空调制暖,开始不急不躁地等待徐涛的光临。

  由于参加晚会的时候已经精心打扮过了,所以徐涛并没有再次扮装,同时自己也不是自愿想去。在经过北京西站附近的时候,听到路边的放出了流行歌曲《相约1999》,是台湾歌手范晓萱唱的,徐涛心中发出了感慨:是啊。又是一年过去了,1998年就要真正过去了,大陆的歌曲《相约1998》马上就要真正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很快地,出租车就开到了前门附近。徐涛直接进了酒店。

  到了房间门外,徐涛按下了门铃。门很快就开了。

  那时候的网络根本不发达,除了一些最高级别的领导,皇城根下的老百姓也大都认不出来幕后的央视副台长李东生长啥样,最多也只是听过这个名字。
  开门的正是李东生,他看到徐涛那张忐忑俏脸的时候,开心地笑了。伸手拉住徐涛的手臂说:「小徐,来里面坐。」

  徐涛知道李台长对自己垂涎已久了,但是由于自己原先对原则的坚持,加上李台长也没有对自己来硬的,所以徐涛这两年多来也是平安无事。但是这样,在这个黑暗的央视长期呆下去也不合适。回老家过平常百姓的传统日子?自己肯定不干。在北京的努力工作如果还是没有回报呢?同时自己这样对得起男朋友么?徐涛的心结依然在,她想着既然已经来到这个路口了,前面就是李东生,只能说走一步是一步吧。

  在客房门外,是徐涛做主,一旦跨进了房门,那就是李东生说了算,可由不得自己了。徐涛内心残余的纠结还在做着最后的抗争,但是她的双脚已经进门了。
  房间的窗帘已经被拉上了,墙壁上的台灯照亮着整个房间。徐涛坐在椅子上,忐忑地看着面前笑眯眯的李东生,脸上的不安在灯光下十分明显。

  由于空调制暖时间还不长,所以李东生并不急着开始直奔主题。两个人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对视,当徐涛心里数秒到300的时候,徐涛站起来正想说话,却被李东生紧紧地抱住,她本能地做出了轻微的挣扎,说:「李台长,你别这样。」。

  李东生知道自己这样做还是有点急了,但是女孩人都进来了,那就是对自己实施的潜规则持默许态度,肯定能把她拿下,于是在她耳边轻轻说道:「纸条你看了么?现在带来了吗?如果没带来的话,我马上就放你走。」

  李东生这么一说,徐涛想起来了,从紧身牛仔裤里掏出了纸条。才拿出纸条的时候,李东生放开她,确认纸条无误后,掏出了打火机,将纸条放在烟灰缸中点燃烧掉,笑眯眯地说了句:「成交。」

  烧完纸条之后,李东生放下打火机,再次一把抱住了徐涛,一屁股坐在床上,并将她搂进怀里。吻向了徐涛的俏脸,边吻边抚摸着她的身体。徐涛不喜欢李东生嘴里的烟味,但是只能任其大嘴在自己的脸上,耳朵上,脖子上肆意横行着。
  隔着厚厚的冬装抚摸无异于隔靴搔痒,同时房间里也比较暖和了,李东生停下亲吻,开始给徐涛宽衣解带。

  徐涛由于女性的矜持,还是做了下不愿意的动作,但是这让李东生更加想征服她了。在情场老手的操作下,徐涛的外套很快就被解除,李东生也没有忘记脱自己的外套。

  徐涛长发披散,皮肤白皙,乳房挺拔,小腹平坦,臀部也翘的很好看,一双玉腿和秀气的脚丫也是如雕刻的白玉一般,好看极了。她身上最后的防线是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整个人看上去像个水蜜桃,清新极了,一点也不像奔三的人。而李东生才43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胯下的肉棒已经将三角裤支撑为一个大军帐,看样子是做好「打仗」的准备了。

  但是「水蜜桃」很快就被李东生「剥皮」了,徐涛一身白皙的娇躯彻底露了出来,作为年轻女性,乳房比敬一丹等中年主播的要坚挺的多,乳头也还没有完全变黑,放眼看去大腿根处黑亮的阴毛盖在还没有完全变黑的阴部,还是有吸引力的。

  李东生拿起徐涛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然后双手摩挲着徐涛的每一寸玉肌雪肤,在李东生的爱抚下,徐涛的桃源洞口开始细流潺潺了。同时李东生因为肉棒被徐涛轻轻抚摸着,神经被刺激的更加兴奋,似乎变得更加粗壮有力了。
  李东生把徐涛推倒在床上之后,大龟头也已经抵达徐涛的洞口,由于不清楚徐涛近期的性生活频率,所以他打算慢慢插入。

  「呀,你轻一点。」徐涛还没试过其他人的肉棒,所以感觉不适应。可李东生心里却想:不亏是本分的女孩,夹得真紧。

  李东生的肉棒继续一点一点地往里送,他看徐涛微蹙眉头,关切地问:「怎么样,不痛吧?」

  徐涛臻首轻晃,娇柔地「嗯」一声,这时李东生突然一用力,剩下的棒身全部没入徐涛的小穴之中,然后整个人压在了徐涛的身上!

  那时候的李东生还没有现在发福的厉害,但是直接压在徐涛的娇躯身上也让她感觉受不了。这压迫感也让她呼吸变得困难,心跳加快。

  经过一阵慢慢的抽送,徐涛的阴道彻底地湿润了,一种久违的快感慢慢弥漫全身,渴望被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于是开始了轻快的呻吟:「啊…啊…嗯…哦…嗯哼…啊…哦…好舒服…啊…啊…」在感到舒爽的时候屁股轻轻上下挺动,迎接李东生的抽送。「啊…快…用力…啊…啊…哦…用点劲…对…快点插…啊…好…哦…再快…点…嗯…爽…」

  李东生本来是慢插慢拔次次到底,等徐涛适应之后,是越插越快的九浅一深。自己的肉棒被徐涛的蜜穴紧紧裹住,抽插之间磨擦不断,快感连连,他没想到徐涛被挑逗起来之后居然也这么淫荡,只觉每一次抽插都得到她的迎合,爽快无比,不由得欲火高涨,改变战术为三浅一深,同时越插越狠,到最后几乎是下下到底,插得徐涛连话都说不好了,只是一个劲「啊啊啊」地浪叫。在李东生达到高潮之前,徐涛已经先泄了一次。于是他等到徐涛第二次泄身的同时,自己也不再保留蓄势待发的高能精华。

  「真爽」李东生干完后躺在床上,头转过去看着徐涛,一只手还放在她软软的肉体上,感受着她滚烫的温度,快意无比。

  「李大台长,人家都让你爽了,可不能亏待我哦~ 」好久没有这么爽过的徐涛,含情脉脉地看着李东生,娇羞无限。

  「那还用说,小徐啊,你当金土地主播的事包在我身上了。」李东生在徐涛的乳房轻轻地抚摸着。而白净的床单上,留下了不能被直接抹去的爱的痕迹。
  李东生想一次性玩个够,于是他在趁着双方下体都休息的时刻把徐涛的双乳好好品尝了一番,然后又教会了徐涛如何去吹箫。

  ……

  李东生今天敢如此玩弄徐涛,那是在于他让自己的小老弟,同为山东老乡的央视广告部副主任郭振玺以高价提前订好了该层所有的房间。

  而徐涛之后并没有刻意主动地去找李东生。在2000年,李东生就调到国家广电总局任副局长,然后在2002年去了国家宣传部当副部长。自从李东生调离央视之后,两人的联系基本上就算画句号了。和徐涛的职场前途一样,止步于《金土地》栏目的主播。

  徐涛有时候会帮本频道其他主持人带一下班,露面次数相对来说不算多,但是平淡也有平淡的好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