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记桃花源】(02)作者:bibird1530


        第二节应情挑双宿温柔乡激缠绵互探幽秘境

  自从小轩窗那晚与卓玉碧亲密交谈,三四日间楚临峰神魂颠倒,满脑都是卓玉碧俏丽的脸庞和独特的个性,每天都找借口约她,只为听她说话,看她古怪精灵的表情。时常聊聊公司的事,楚临峰凭经验出出主意。

  这一日,临峰无事,约了玉碧出去兜风。一路上临峰见她似有心事,便不断找些话料逗引她,想让她说出来,自己也好多了解了解她。不想玉碧只是跳来跳去,不作正面回应。于是一时间场面有些淡,临峰也由她去了。不想余光瞥见玉碧痴痴看着他操控方向的手,不时斜斜瞟一眼他的脸,一眼的柔蜜。

  夕阳西下,路过一段新修路段,土路混着新修的柏油路,十分荒凉。她却突然对开车感了兴趣,嚷嚷着要临峰教她。只几个来回,玉碧已满头是汗。眼看暮色垂临,临峰起了想抱着她睡觉的心思,但也只是聊聊天喝点酒抱着睡觉,没敢进一步想。吃了饭,楚临峰将车开到酒店附近停下,说出心思,卓玉碧沉吟不语,良久,方点头应允。

  进了房间,玉碧说穿着牛仔裤太紧,天气又热,撒娇说洗澡之后要穿临峰的T恤,临峰眼珠一转,嘻嘻一笑,要去浴室换浴袍,玉碧却道:「我又不是流氓,不会偷看你,就在这换吧。」说着转过身去。

  玉碧接过T恤,也不进浴室,只是让楚临峰转过身去,悉悉索索一阵,接着半天无动静。临峰奇怪转身偷看,见玉碧穿着自己的T恤,下半身钻进被窝里,靠在床头发愣。

  临峰笑道:「是不是解决不了你下半身问题?」

  玉碧嗔道:「要你管!」突又仰脸大声说:「你,去拿条浴巾!」

  「嘻嘻,不怕意外掉了吗?」临峰邪笑着递上浴巾。

  「那就当给你发福利了……转过身去!」

  玉碧迅速在下体裹好浴巾,手里拿了东西进了卫生间。临峰尾随而至,见玉碧下体裹得紧紧的,曲线玲珑,正洗一条淡黄色内裤,知道此时的她下体真空,不由得心神激荡。经过几天的接触,他知她表面柔弱,内心却刚烈,不敢造次却心痒难抑,站在她身后双手从她肋下偷袭轻拍一下她的乳房,触手弹软,迅速跑开,怕她翻脸,嘴里却道:「嘻,流氓来啦!」见镜子里的玉碧没有反应,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心下才算安定,突然反应过来,她上身也是真空。

  两人先后洗罢,房间里两张床,玉碧已躺在电视正对的那张床上,冲刚刚走出浴室的临峰朝着另一张床努努嘴,意思是你一张我一张,别存想法。

  前几日相处,两人已混的熟了,临峰经过刚才的试探,腆着脸愣是挤上玉碧的床,说道:「我也要看电视。」伸手却搂住她肩膀。不多时便毛手毛脚抽冷子吃吃豆腐,玉碧竟也由着他,象征性的反抗。只是一到要摸她乳房或者小腹偏下的时候,她便反抗得很坚决。好在,对屁股防范并不甚严,楚临峰已经很满足了。毕竟这是之前未曾奢望的。

  慢慢的,临峰的嘴巴也开始加入,玉碧仍然只对两个地方防范严密。没想到,待嘴巴吻上她脖颈,她突地头向后昂,脖颈大开,仿佛迎着他的亲吻,口中「哦」了一声,似乎极为享受。这下临峰找到了开门的芝麻,凶猛攻击她脖颈,双手也探向她乳房,这一次她没有拦挡。再向腹下探去,她仍然坚守不允。楚临峰只得死心。

  只是这身子乱扭间,腰间浴巾早已松散。临峰扫一眼便瞥见玉琢般肚脐,离私处半寸之遥,登时喉头发紧。有意调戏与她,起身坏笑着从包里取出一条家居短裤:「换上吧。」

  「哼,原来你早有预谋!坏蛋!」玉碧叫道。

  衣物换好,临峰想到玉碧柔软卷曲的阴毛正肆意刷着自己短裤上平素阴茎厮磨的地方,不由心神俱乱,翻身上床继续与她斗乱。正混乱间,玉碧一只纤纤玉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在楚临峰微微鼓起的胯间拂过,登时一阵酥麻从睾丸处窜向全身,身下陡然硬了。心下后悔,自己浴袍下摆已经开了,若是没穿内裤该多好,她的柔荑便会径直拂上他肉棒。

  但此后,楚临峰尝试几次,双手均未能攻到卓玉碧最后关卡,即便乳房也不能随意把玩,于是作罢,只厮磨着她的大腿踏踏实实搂着她美美睡去。

  此后几日,临峰玉碧下班后天天相会,有时也会请假一起逛荡。短短几天,两人已像是热恋中的情人,在屋里车里或野外不时搂抱亲吻抚摸,体会着甜蜜和刺激。几天里的亲昵,卓玉碧的玉女峰早已被攻陷,楚临峰爱不释手,没想到玉碧如此消瘦,双乳却不成比例的饱满,而且结实弹挺。玉碧经常在临峰驾车时将头枕在他大腿上,抚摸他的大腿和膝盖,时常也撩拨他的大腿内侧,甚至在他鼓囊囊的阴部勾几下。楚临峰就将右手从她宽大的领子里伸进去揉捏她的玉乳,或是将她裙子拨起,或从裤腰伸进去,伸到小内裤里抚摸浑圆光滑的娇臀,只是再往下要探到玉碧阴唇的时候,玉碧就会把他手挡开,只说小心开车。偶尔玉碧手慢,临峰手碰到玉碧阴唇或阴毛才被挡开,便会得意地怪叫一声,玉碧就报复地在他大腿内侧或阴囊处捏上一把,也不甚用力。两人很享受这种互相挑逗和爱抚,恨不得时时刻刻腻在一处,却谁也不提做爱的事,只是时常讲些色情笑话或者各自朋友的性爱糗事。

  初秋的水果正鲜,这一日两人逃班一同郊外采摘,却也没摘多少东西,只是体会那份陷入情迷的惬意。一路上楚临峰常常隔着牛仔裤偷袭玉碧阴部,玉碧也不甘示弱,直起身来伸手就掏他裤裆,次数多了,也都不再拦挡,任对方隔着裤子掏摸,临峰甚至微微挺起一点腰胯,让玉碧摸得更舒服些。采摘的时候,四下无人的园子里,临峰更是肆无忌惮,从背后抱着玉碧,一手揉摸乳房一手从裤腰伸进去隔着内裤按揉她的阴阜。也许是隔着内裤,这一次玉碧不再拦挡,只是将头靠在楚临峰肩膀,在他脸上亲一亲,也伸手在他裆下揉一揉。

  回程路上两人嘻嘻闹闹,好不开心,玉碧削剥些鲜果喂给临峰,临峰甜甜地用嘴巴接了,美美地吃了,果核含在嘴里冲着玉碧努嘴儿,玉碧先是用手接过,后来便凑过柔唇,香舌在临峰嘴巴里卷得一卷,将果核衔去。两人一路上乐享温柔仙乡,时常在路边停靠下来,动情地拥吻爱抚一番。

  眼见得天色将晚,车子行至城市边缘,蜜路将尽,二人俱都依依不舍。楚临峰猛然将车子拐向一条田间小路,在一处开阔地停车,转身便抱紧玉碧,四片唇默契地紧紧粘在一起,两条舌头纠缠不已。玉碧也情致勃发,直把临峰的舌头吸在嘴里,用自己的舌尖轻轻刷着他的舌尖,两人口腔内满是津液,又抢先着吸进自己的嘴巴吞下肚去。临峰的双手已然不迟疑地在玉碧周身游走,隔衣在她后背乳罩挂扣上一捏,便开了,随即伸进她T恤衫内,停在一双翘乳之上,揉捏不已。玉碧的双手也开始回应,解开临峰衬衣,伸进去抚摸他胸膛。接下来便互相没头没脑地在脸上耳边脖颈一通乱吻,玉碧已有呻吟声从鼻腔顶出。情动之处,楚临峰将玉碧座椅向后放下,自己上半身完全探到玉碧身上,将她T恤推到玉乳之上,左手从她大奶上向下一滑,解开她裤子纽扣,探手进去,整只手掌隔着极薄的内裤捂在她阴门上轻轻揉摸,同时一口含住她边左那只颤巍巍的小奶头。楚临峰一直未曾看过玉碧双乳,一直以来只是任意的摸揉,此时天色已暗,想看却也只看到一大片的白。

  玉碧身子一颤,呻吟声渐起,双腿大开,更充分的感受着魔手带来的刺激,双手从临峰背后掀起衬衣,在他后背上摩挲着。临峰手掌心传来玉碧的阴毛和内裤摩擦的轻微沙沙声,耳边是玉碧娇羞挑情的呻吟,鼻端是玉碧柔软奶子的香气,舌尖处是玉碧娇嫩的乳尖,不觉胯间胀得难受,阳具左冲右突不得而出。

  玉碧双手从临峰裤腰里伸进去,轻轻抚摸着他结实的屁股。楚临峰肉棒更是顶得难受,便直起身来想解开裤带。不想玉碧抢先一步,解开他裤带,探手隔着内裤一把握住高高挺起的阴茎,上下搓捏起来。临峰刚将内裤勾下,扑棱棱跳出肉棒,对面一阵强光射来,却是有车迎面经过。两人赶忙坐好,见随后又有几点灯光流动,待几辆车全都过去,相视一笑,性欲有些减退了。

  玉碧娇声说道:「快回去吧,太晚了不好。」

  车子掉头,向大路驶去。玉碧低头看看临峰裤口还开着的胯间,嫣然一笑,将手又盖在已经软下的鸡巴和卵袋上轻轻的揉着。

  上了大路,玉碧躺在临峰右腿上,右手越过自己的额头在他性器上抚摸着,楚临峰腿间散出的雄性分泌物的气味和路边花草的田野气混在一起,扑了玉碧满鼻子,瞬间令她陶醉,就这样想起了心事。一路无语。

  笔直向南,眼看前方一转弯就是玉碧租住的小区,楚临峰又开始不舍,胯下被玉碧抚摸的很是舒服,他伸进玉碧衣领,捂着柔滑的奶子,在玉丘上轻轻划动,一边语气复杂地说:「丫头,快到了。」

  玉碧坐起来看一眼,突然叫道:「停!」把楚临峰吓一跳,急忙忙靠边停车。玉碧被他的反应惹笑了,一指近前的小土路俏皮地说道:「拐过去!不然你又要想上楼了。」楚临峰苦笑着摇摇头,依言拐了过去。

  小土路很短,尽头是一个小公园,旁边一片空地,野草繁茂。天已经黑了,行人稀少。楚临峰在空地上停下,转头看着玉碧,玉碧也在看着他,一双眸子闪着星光,装着满满的笑意。临峰看得痴了,不由得凑过身去,吻她娇唇,玉碧也回应着他,两条舌头立刻缠绕在一起。

  楚临峰决定尽快进入状态,将座椅靠背一放到底,扑在玉碧身上,右手在玉碧身下顺着裤腰往她娇臀下伸去。玉碧配合地屁股微抬,楚临峰的右手毫无阻碍,直接伸进内裤里边,握着玉碧弹软的臀肉,左手揉弄着玉碧右边弹翘的乳房,又顺着小腹向下游动,继而解开裤扣,再次捂在玉碧阴阜之上。玉碧娇嫩的私处被前后夹击,临峰的右手中指已经挤进玉碧臀缝,轻按在软嫩的阴唇上。玉碧玉腿已然大开,娇哼之声再起,玉手也径直伸进临峰内裤里,握住挺硬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这是楚临峰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勾弄玉碧蜜穴,两片香肉异常柔嫩,临峰甚至以为这是个未经棒打的雏穴,这也是玉碧第一次直接接触临峰的鸡巴,棒身的血管砰砰直跳,震着玉碧的掌心,令她欲眼迷离。楚临峰埋头舔舐玉碧右乳,啧啧有声,左手伸进玉碧内裤温柔地抚摸。玉碧的阴毛如丝般柔软,阴户已经微张,楚临峰揉揉她微微发胀的阴核,又怕弄疼了她,便深深弯下去舔舐玉碧娇嫩的屄缝,舌尖刚刚舔了几下,玉碧身子颤抖,把双腿一夹,楚临峰便停了下来。没想到玉碧直起身来,握着鸡巴的手也收了回去,柔声道:「太晚了,快回去吧。」
  玉碧没让临峰送她,整理好衣服独自下车回去了。玉碧的突然中止,让楚临峰莫名不已,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发动汽车向家的方向驶去。

  才行驶5分钟,电话响起,看看是玉碧,不知道她又有什么精灵古怪的念头,便缓缓靠边停车。一通话,玉碧的话都是些漫无目的,不着边际,像是有话压着不知该不该说的样子。临峰耐着性子等着她引出话题来,等来的却是玉碧的语带呜咽。临峰问发生了什么事,玉碧只是说没什么,临峰一面找路口掉头一边说:「丫头别着急,我回去找你。」玉碧却是不让,直说你要回来我也不见你。直到临峰告诉玉碧他已到楼下,玉碧轻轻「啊」了一声,声音里陡然亮了,然后便断了电话。

  楚临峰下了车,点着一支烟,刚吸了两口,玉碧已经从十楼的住所站在了他面前,眼睛发着光,穿着丝纱短睡裙,腿上却套了条薄布料睡裤。因为灯光较暗,看不清颜色,看上去很怪异却异常可爱,可想而知她下楼时的匆忙。

  一上车,两人的唇便紧紧粘在一起。车停在路灯下,楚临峰偷眼看看,车外不时有人来人往,心下有些不自在。玉碧已经有所察觉,心下笑他,这年月,光天白日在街面上激情接吻甚至乱摸已经不是件新鲜事了。吻了一会儿,玉碧说道:「我们出去兜兜吧。」

  依着玉碧的指引,出了小区右转,沿着辅路向南,再沿小路向右,转到了小区的南边,沿小路有一个小树林,林里树影婆娑,临峰将车隐在林中。

  临峰侧眼观瞧,揣测玉碧的心思,玉碧神色黯然,沉浸自己的思想里,两人沉默着。良久,玉碧却猛然扑过来,柔软的唇紧紧贴了过来。又是一度热吻。楚临峰也猛然发力,抱紧了玉碧的娇躯,双手在玉碧后背大力地揉着。激情再度燃起,临峰双唇在玉碧头脸上胡乱地亲吻,再次移到脖颈时,玉碧呻吟之声再起,一双玉手也在临峰身上游走。

  环境幽暗,两人不再顾忌被人看到,双手都已探入对方衣襟之内。玉碧没戴乳罩,弹挺的双乳骄傲地颤抖着,一再令临峰爱不释手。两人的手口用各种方式纠缠在一起,销魂不已,时间在这一刻不复存在。

  不知何时,副驾驶的座位已被放倒,临峰的整个身子就压在了玉碧身上。玉碧的睡裙已被推到双乳之上,白花花的香乳和紧致的小腹就在临峰眼前。他的嘴根本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他的手就在她娇臀和阴户流连,最终停在她阴唇和阴核上轻柔地抚摸,软乎乎的蜜唇间似有湿润的液体渗出,他壮起的阳具在她大腿上磨蹭着。玉碧紧闭双眼,任他在她身上放肆,双手也插进他裤子里在他屁股上轻柔地摸着,并尝试着塞进她大腿和他下体紧压的地方去摸他的男根,他拱起屁股,放她急切切的玉手握上自己滚烫的鸡巴,不疾不徐的套弄。他难以把持,想把手指插进她柔嫩的玉洞,她却扭了扭屁股,夹了夹腿,示意他不要插进去,他没有继续,转向玩弄她的鲜嫩的屄缝和柔滑的屄毛。玩儿了一会儿,她只觉得阴道内欲望升腾,在他耳边颤声道:「你进来吧。」他蓦地冷静了一点,怕向前一步就此万劫不复,也怕这女孩儿就此毁了,轻声道:「不好。」

  她情欲泛滥,小穴里奇痒难耐,再次道:「进来吧。」他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卓玉碧深吸口气,平复好一阵子,良久,轻叹一声,轻声道:「谢谢你。」
  欲望消退,卓玉碧整好衣衫,柔声说道:「回去吧。」眼睛里闪烁的光芒深远又复杂。

  因为时间不是很固定,所以发帖时间也不很固定,让大家失望了;因为楔子使整个故事的导火索,不会太早有关联,让大家失望了;因为故事的发展连贯性,这一节没有激情,让大家失望了……但是依然,感谢大家的鼓励!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