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许老板农村玩处女】
许老板农村玩处女
 
  市建材公司的许老板嗜好玩女人。玩够了城里的女人,就想到农村去换换口 味,于是开着私家车,来到了偏远的松树屯。遇见屯里的贫困户万老蔫正跟媳妇 素芳在院子里干活,于是走上前去,说自己是市建材公司老板,想吃点农家菜, 万老蔫一听说好啊,那就到我们家吃吧,这园子里的菜很新鲜,然后让素芳去买 点肉,可是素芳站在那里却没有动,原来家里穷,没有钱。许老板见状从衣服里 掏出一百块钱,说给你拿去买吧,最好买点本地鸡蛋,煎着吃。许老板说完,把 钱递给了素芳,素芳接过钱,乐颠颠的去买了。不一会买回了,做好了,两人和 许老板在桌上就喝了起来,边吃边唠喀。正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小姑娘,梳个 马尾辫,红衣服,兰裙子,苗条的身段,白白的小腿,很漂亮,进屋也没说话, 就直接上里屋了。许老板看的眼热,于是问道:这个女孩是谁啊?万老蔫说是我 家的姑娘小玫,今年十六岁了,正在初三念书呢,刚放学,农村孩子不懂事,不 爱与生人说话,于是回身对素芳说,快点让小玫出来,跟大爷说句话,素芳进里 屋说了几句什么。小玫走了出来,红着脸,说了句大爷好,然后就要进屋。许老 板一看,喜在心里,忙喊住她说,你先别进屋,大爷这次来也没给你买啥东西, 头一次见孩子,给你二百块钱吧,自己愿意买啥就买点啥,说完掏出二百块钱放 在了炕上,万老蔫一看乐了,他媳妇素芳更爱财,忙说小玫啊,还不快点谢谢大 爷,我先给你经管吧,然后就揣进了自己的衣服里,看了一眼桌子说,我再给你 们盛点菜去,热情劲也上来了。吃着吃着,天色渐晚,那个万老蔫还在劝酒,许 老板说行了,一会儿我还得回去,就不多喝了,万老蔫说你看天都快黑了,今天 就别走了。许老板说呆着也没啥意思啊,要是有啥玩的还行,万老蔫问你想玩啥 啊,许老板也不隐瞒,说你们村里有没有不正经的年轻媳妇啥的,我想找一个解 解闷,万老蔫一听说那可不好找,媳妇同意了她老公也不一定同意啊,许老板忙 说:我不白玩,我玩女人都是有价的,不超过三十岁的年轻女人,一夜五百元, 没结婚的大姑娘,一夜一千,如果是处女一夜二千,你看能不能帮我找一个。素 芳一听,说要是这个价,那可能有。万老蔫说咱们邻居老张家那二姑娘以前好象 出去当过小姐,她能干,许老板说当过小姐的我不要,太脏,万老蔫说再就是后 院老李家那个秀玲,她前段时间处的对象黄了,在家呆着呢,素芳你去跟她说说, 看行不行。素芳说秀玲没在家,出去打工去了。许老板说你们先研究着吧,我出 去遛达遛达,说完开车去山上看风景去了。
 
  他刚一走,素芳就说,这老板真有钱哪,你看咱们家穷的,我说当家的,你 要是同意,干脆把我让他玩一宿得了,万老蔫说:看你那老模样吧,白给人家都 不爱玩,依我看不如把咱们家的小玫让他玩了得了,素芳点了点头说:咱家小玫 可是处女啊,万老蔫说:玩一宿二千块钱也不算少啊,只是不知道咱小玫能不能 同意,素芳说:小玫那里我去说,万老蔫说:那你先问问吧。素芳马上到里屋, 把事情跟小玫说了,小玫开始时不同意,架不住她妈又是劝又是说,还许诺给她 买新衣服穿,农村女孩听话,后来就同意了,她妈说你放心,我一会跟他说说, 你是第一次,让他小心点,轻点整,你不会受罪的。然后出去跟老公说,女儿同 意了,万老蔫放心了。
 
  不一会,许老板从外面回来了,说你们找到相应人了吗,要是没有我可要走 了,素芳说有了,许老板问看看行吗?她说你看我们家这姑娘咋样,那可真是个 处女啊,许老板心中暗喜,正合本意,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不妥的意思,说这样好 吗?万老蔫与素芳一个劲的劝,说没事儿,玩谁家的姑娘不是玩呢,再说我们家 也穷,你就照顾照顾我们吧,许老板见此情景,点了点头,说好吧,那就这么定 了。夫妻两个满心欢喜,为了给许老板创造方便条件,夫妻二人说到亲戚家去坐 一会儿,然后把门从外面锁上了,出门去了。
 
  许老板把外屋灯闭了,一推里屋的门,一阵清香飘来,让他心旷神怡,往里 一看,靠炕边上有一张桌子,亮着台灯,小玫正坐在桌边学习呢,许老板轻轻走 了过去,小玫没有说话。许老板摸了摸小玫的秀发,小玫略略动了动,许老板趴 在小玫的耳边轻轻地说,你妈跟你说了吗,小玫点了点头,然后把书合上了,许 老板说你怎么不看书了,小玫说不看了,要陪大爷你啊,许老板说不用,你该看 看你的,别影响学习,小玫感到这个许老板真挺好的,很感激他,于是又把书拿 起来。许老板坐在了女孩的身边,说摸摸你行吗,小玫点了点头,许老板便开始 摸小玫的身子,先把手伸进衣服里,没有乳罩,软软的乳房,好舒服啊,摸了一 会儿,小玫的乳头变硬了,许老板知道小玫有反应了,然后把小玫的裤腰带解开, 把手伸到阴部去摸小玫的穴,小玫把大腿略微分开,她的阴毛很少,但阴唇肥厚, 阴蒂很大很高耸,许老板摸得舒服,鸡巴早硬了,于是把小玫的衣服和内裤都脱 了,自己也脱光了衣裤,挺着个大鸡巴抱住了小玫,把鸡巴顶在小玫细滑的身子 上,然后又把小玫抱起来,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让小玫赤裸的屁股坐在自己的大 鸡巴上,双手不停的揉摸小玫的嫩乳,和穴,刚要亲嘴,小玫把书放下了,说我 学不进去了,许老板这次没有客气,把小玫抱到了炕上,分开雪白的大腿,开始 亲吻小玫的小穴,小穴越来越湿,许老板把鸡巴缓缓的插入,小玫开始叫痛,过 了一会儿就呻吟起来,肥嫩的小穴紧紧的包裹着许老板的鸡巴,真是爽透了,许 老板操了二十多分钟,射了精。翻身下来,分开小玫的双腿,看着带血丝的精液 从小玫的小洞里流出,许老板马上又来了精神,还想继续玩小玫的小穴穴,小玫 说作业还没写完呢,许老板说那你就先写吧,小玫起来,光着身子坐在桌子前写 起了作业。许老板躺在那里歇了一会儿,爬了起来,从后面再次抱住小玫的身子, 轻揉双乳,大腿,小玫放下了笔,回身与他接吻,许老板的手指顺势插进小玫的 小穴,抠摸不停。然后把小玫轻轻抱起,小玫的双腿自然分开,阴唇微张,许老 板的鸡巴再次插入,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就这样,许老板反复操了小玫多次, 玩得不亦乐乎,第二炮小玫才达到高潮,大声淫叫着,第一次品尝到高潮,全身 都有种酥软的感觉。
 
  直到半夜的时候,万老蔫夫妻俩回来了,听到里屋没动静了,知道他们玩完 睡了。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素芳听到里屋传来叭叽叭叽的声音,推了推万老蔫 说;当家的你听,这许大哥又操上了,也太能干了,万老蔫会心的一笑,没吱声。 
  素芳起来做饭,小玫吃完饭上学去了,许老板也起来了,给了他们家二千块 钱,刚要走,素芳说,昨天晚上我到我妹子家,她家也有一个小姑娘叫玉姣,今 年十五岁,家里贫穷,不念书了,问你想不想操,许老板说好啊,素芳说人家要 二千五,不知你能不能给这个价,许老板说那要看看人长的咋样,素芳说人家那 姑娘长的可好看了,大眼睛,两条大辫,你指定能相中,许老板说看了就知道了。 吃完饭后,素芳从外面领进来一个小姑娘,细皮嫩肉,白白胖胖的,因为害羞而 有些不好意思,许老板一下子就相中了,马上把玉姣领到了里屋,脱光了衣服, 玉姣的乳房初隆,乳头粉红,小穴又白又嫩,毛少唇肥,中间一条粉红的小缝, 一看就是个极品处女,许老板心花怒放,抱到炕上就是一阵狂吻,玉姣的小穴香 喷喷的,亲也亲不够,把玉姣亲的尿都出来了。许老板起身,分开玉姣双腿,刚 插进去的时候有些困难,玉姣也差一点儿疼哭了,过了一会儿又滑又软,热乎乎、 紧贴贴的,接下来再抽插,玉姣也开始好受了,大声淫叫起来。许老板又快速抽 插,龟头滑出玉姣的阴道口,看着带血丝的龟头,更加兴奋,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因此许老板半天时间操了玉姣三次,各种姿势都试过了,玉姣的大腿很软,最爽 的是女孩撅起粉白的小屁股让他从后面插,或者举起一条大腿站着插,那滋味真 是美极了。许老板边摸嫩乳边亲玉姣的脸蛋,玉姣臊的脸通红通红的,真是可爱 极了。玩了三次后,俩人都累了,玉姣就陪许老板睡了一下午,素芳在外屋听完 “噗滋”的声音和玉姣的叫唤声后裤裆都湿了——。
 
  晚上,许老板见小玫放学回来,马上又来了精神,说今天不走了,今天晚上 玩把双飞,说着从皮包里又拿出五千块钱,递给素芳说:你再去买些好吃的,叫 你妹妹和妹夫过来一起吃晚饭。
 
  晚饭后,许老板开车带两个少女去山上散步,两个少女还是头一回坐轿车, 晚饭又非常好吃,山风席席,舒服又凉爽,两个少女玩的很开心,左一声许大爷, 右左一声许大爷叫个不听,把许老板叫得更是兴高采烈,搂着两个少女来到轿车 旁,打开后备箱,拿出两套专门讨好女人用的丝袜和小内衣分给两个少女,在回 村的路上,许老板的脸和脖子都被吻湿了——。
 
  素芳姐妹两家还在喝酒,见许老板他们回来了赶紧让到里屋,嘱咐两个少女 要好好陪许老板,关门出来后,素芳对妹妹说,还是城里人会玩,许大哥把咱们 女儿玩的老好受了,听那叫唤声我都受不了,也想让他玩玩,妹妹素琴听了也觉 得下面湿润了。
 
  里屋炕上,许老板躺在中间,两个少女一边一个拿着许老板给丝袜和小内衣 在试穿,少女美丽曲线和光滑的肌肤令许老板非常激动,情不自禁把手伸向小玫 的阴部和玉姣的屁股。这边摸,那边扣,忙的不亦乐乎,两个少女被弄的无心试 穿了,一齐躺下来,让许老板扣摸。
 
  此刻的小玫也情欲高涨,扔下丝袜和小内衣,两条腿紧紧夹住许老板的手, 用自己的手和小嘴不停地挑逗着许老板,小玫将许老板的衬衫解开,用小嘴亲许 老板的小乳头,真是好不舒服,许老板感觉自己的喘息声都粗了,手也情不自禁 地摸向了小玫的屁股。逐渐小玫的吻开始下移,一点一点的来到许老板的腹部, 挑逗极了,然后小玫开始拽许老板的短裤,但没有拽动,许老板下意识地借着昏 暗的光线去看玉姣,只见玉姣面对着许老板们侧卧着,眼睛闭着呢,许老板知道 玉姣肯定没有睡着!此时许老板也不管玉姣真睡还是假睡了,爱看不看吧,因为 许老板底下的“小脑袋”已经开始支配许老板的大脑了,顺势许老板抬起腰,配 合着小玫将许老板的短裤除去,小玫用小手轻柔地握住许老板的阴茎,慢慢地上 下套弄,并用舌头舔许老板的龟头,昨天晚上许老板和小玫打炮小玫没有给许老 板口交,许老板也没有要求,这次小玫居然这么主动:柔软的舌头不停地刺激许 老板的龟头,再加上旁边还有另一个少女,那种兴奋的感觉别提有多爽了,许老 板的阴茎此时比平时要硬许多,粗许多,好想马上插进小玫的肉穴里。小玫开始 吞食许老板的阴茎了,一上一下的,还用舌尖在许老板的龟头上画圈,小玫的嘴 里很热很软,可能是小玫嘴小的原因吧,并不能将许老板的阴茎完全含入口中, 技术也不好,始终有被小玫牙齿碰到的感觉,这种若有若无的快感令许老板难以 释怀。
 
  许老板侧过身也开始挑逗小玫,一手揉着小玫的乳房,一嘴含住另一个乳头, 这对乳房大小适中,很饱满很结实,一摸就知道手感特别好。小玫的阴毛比较少, 符合许老板的口味,许老板觉得女人阴毛太多了一点都不性感,既无型又看上去 不卫生、恶心!小玫的阴蒂很大很高耸,上次和小玫上床就觉得很奇妙,小小姑 娘阴蒂居然如此之大,手感非常的夸张。许老板的手摸索到小玫的肉缝中,那里 已经汪洋一片了,手指很顺利就插进了小玫的阴道中,很滑很窄(上回许老板就 知道了小玫的阴道是很窄小的那种,干起来夹得阴茎很紧,很容易把持不住令男 人早早泻掉),许老板用拇指与食指捏住小玫挺起的阴蒂,不住地挤压,还像自 慰似的来回掳它,小玫的呻吟声也开始响起了,声音很大,足以使整个房间都听 得一清二楚,许老板分析小玫可能很想在玉姣面前和许老板作爱!既然小玫不在 乎,许老板就无所谓了,她们俩是婊姐妹嘛,反正许老板还没有过一次同时玩俩 处女,正好,机会难得不妨体验一下。小玫被许老板逗得好象已经快不行了,主 动地除去衣服,期待许老板带给她的性爱,更期待昨晚那种全身酥软的感觉。可 许老板还是不停地挑逗小玫,因为上一次小玫的小紧穴令许老板短短几分钟就射 了,还是第二炮才让小玫高潮的,所以这一次一定要把前戏做好,以免当着玉姣 的面现眼。
 
  这时玉姣抬起头,看见许老板在用手插的小玫的穴,手也伸到了许老板的背 上,并滑向许老板的屁股,许老板有了更强列的反映,玉姣的手从许老板后面握 住了许老板的睾丸并将身体紧紧贴在了许老板的背上,许老板心狂跳!真是前有 狼后有虎!,许老板是又紧张又刺激,阴茎又一次膨胀到了极限。
 
  小玫的小手开始拉许老板的阴茎往自己的腿间,许老板知道小玫已经渴望得 不能把持了,又舔了几下小玫的阴唇才翻身上去,采用了传统的“中国大扒式”, 手握阴茎对准了蜜穴用力地插了进去,小玫使劲地搂住许老板开始淫叫,许老板 的阴茎也是时尔深入,时尔浅出,当将整根阴茎插进去时能明显感觉到小玫那大 而挺的阴蒂抵住许老板的阴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十几分钟的光景,小玫高潮了, 一股股阴精射到许老板的龟头上,很热很热的,伴随着小玫的浪叫声,许老板疯 狂到冲刺着,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触及小玫的子宫口,那种感觉就像是阴道的尽头 有一块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还会移动。
 
  小玫还在淫叫着,而且带出了哭腔,这更加刺激许老板了,许老板也顾不了 那么多了,借着漆黑的夜,一边操着小玫,一边把手伸到了玉姣的乳房上,揉摸 着另一个身体上的乳房,滑滑的,软软的,乳头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许老板在 那蓄势待发精液的怂恿下,一只手垫在小玫的屁股下,摸着小玫早已被淫水灌溉 的后花园,而另一只手伸进了玉姣的阴部,摸着另一个淫水泛滥的嫩穴,那种刺 激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许老板实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将浓稠的精液灌入了小 玫的蜜穴深处,同时许老板放在小玫臀下的手指也蘸着小玫的淫液插入了小玫的 屁眼里;而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插如了玉姣的淫穴中,阴茎与双手同时插入了不同 的肉眼中,做着同样的活塞运动,当时真是希望男人多长两根阴茎就好了!许老 板在小玫屁眼里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阴茎的运动,非常刺激的,而插在 另一个肉穴中的手指体验着另一种湿滑与温度还有渴望!许老板就是这样射精的, 而且射得很多,在过滤掉两个妞的淫叫声外,许老板也听到了自己叫声。
 
  可能是许老板头一次面对如此激情的场面,阴茎在射完精后居然没有软,许 老板当时近乎疯狂了,不顾一切的又骑到了玉姣的身上,粗野地掰开玉姣的双腿, 将又粗又硬的阴茎插入了玉姣的嫩穴中,体验着另一个少女穴带给他的快乐。 
  许老板的阴茎仍在抽插着;双手不停地蹂躏着身下软软的双乳;小玫一只手 抚弄许老板的蛋蛋,另一只手插进他的屁眼里,随着许老板的大屁股上下起浮, 玩了一会,她翻了个身,背对着许老板,可能是累了、困了。但许老板知道小玫 明白他和玉姣还的干一会。许老板他们继续作爱着,玉姣也开始肆无忌惮地叫了 起来,玉姣的肉穴被许老板干得淫水越来越多,又软又滑,许老板感觉到非常的 舒服,每插一下都伴有“噗滋”“噗滋”的声音,悦耳极了。可能是刚刚射过精的原 因吧,许老板都狂干了十几分钟了仍然没有要射的欲望,许老板又换了姿势, 采用了后进式,这样更具有征服感,而且插得更深,许老板使劲握住玉姣的屁股 拼命的冲撞着,估计当时的速度是每秒钟三、四下的样子,许老板的汗水顺着头 发流下来,甚至滴到玉姣的眼睛里,就这样许老板仍然快速地操着,玉姣的浪叫 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又经过了几分钟抽插,许老板最终将玉姣征服了:玉姣 “啊”的一声大叫后,瘫扒在了炕上,没有了声音,也不管屁股底下湿了一大片, 与此同时,许老板的千万子孙也冲进了玉姣的体内。
 
  日上三竿许老板才睡醒,看见玉姣和小玫还没起炕,就又伸手摸两个少女的 乳房,揉摸了一会见她们没醒,就将手指插进她俩的小穴扣摸,终于把她们撮弄 醒了,素芳听见里屋有动静了,赶紧端了半盆温水进来,问许老板昨晚玩的咋样? 许老板拔出双手在鼻子前闻了闻说:“这钱花的真他妈的值,爽透了,也被她俩 抽干了,我把电话号码留给你,再有这样的好货给我打电话”。素芳一听忙说: 那你今天晚上回去,我和素琴商量好了,俺们俩再陪你玩一天,少给点钱就行, 许老板笑了笑说:下次吧,等你找到好货我再来,你放心,我玩女人不会少给钱 的,到时候连你们姐妹俩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