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考试都不安生
考试都不安生

考试都不安生

在大多数同学、师长和家人面前,她是个让男人情不自禁地想追求,让女人恨不得去整容,拥有清纯美丽明星般的美貌却又兼具智慧的河大校花;在男朋友林万强眼中,她是个清新脱俗,气质高雅,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人,对于赵蕾的垂青,让林万强在同学面前趾高气昂,深觉自己的优秀与不凡。

  悲哀的是,在宏达三人眼中,赵蕾只是个比过去玩弄的女人漂亮的发泄工具,特别是干着她紧凑的阴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一边羞辱她,再想到林万强完全被蒙在鼓里还一直自以为了不起的屌样,就让三人舍不得就这么放过赵蕾。

  这天是期末考的最后一堂,赵蕾正低首疾书,就在快要完成最后一题申论题时,已经转成静音的手机突然猛力震了起来,赵蕾清秀的脸孔忽然红了一片,差点连笔也拿不稳。原来展风竟无聊到命令她把迷你手机切成震动后,插入小穴里之后穿上内裤来参加考试,现在就是展风早早交卷后要羞辱赵蕾,所以打电话给她。

  赵蕾忍着敏感下体传来的阵阵刺激,确定没人注意自己,偷偷把手探进窄裙里,把已经被淫水浸湿的手机从内裤里取出。

  上面有一封简讯写着:「现在马上交卷,到走廊旁边的男厕所,推开最里面一间,我等妳」

  赵蕾知道展风又要欺负自己了,虽然心里百般不愿,也只好草草把答案结束,拖着沉重的脚步,在众多同学好奇的眼神注视下,交了考卷往男厕走去。

  由于还有十多分钟才结束这堂考试,此时的男厕所空无 一人,赵蕾赶紧走到最里面的隔间,推门走进去。

  一头金发的展风此时下半身赤裸坐在马桶上,手上拿着最新一期的壹周刊,头也没抬起,只是冷冷的对赵蕾说:「老子刚刚撇完条,最近准备考试都没找女人happy一下,现在考完了,妳来帮我吹吹吧!」

  赵蕾皱着眉头,一副想吐的样子。原来马桶里展风刚排泄的粪便,还温温热热的躺在里头。整间隔间里实在臭得让赵蕾想夺门逃出。但是想到自己最羞耻的样子都被拍成影带和照片,为了维持现有的一切,赵蕾终于还是屈服了。

  她在展风打开的毛茸茸双腿间缓缓跪了下来,一股臭味和尿骚味扑鼻而来。赵蕾伸出左手,轻轻握住展风垂软的肉棒,慢慢上下搓动;右手伸到肉棒下方的阴囊,不轻不重地抚摸起来。渐渐地,原本软趴趴的阴茎,在她滑腻细致的玉手爱抚之下,抬头起来耀武扬威。棕黑色的龟头就这么在赵蕾眼前变粗变硬,上头还残留着刚刚的尿液。

  赵蕾轻轻拨开乌黑柔亮长发,小口尽力张到最大,忍住扑鼻的恶臭,慢慢把龟头吞入。为了避免咬到展风而招致更多的羞辱,她只好用柔软的舌头垫在下方牙齿和肉棒之间,尽力让已经膨胀的肉棒缓缓深入自己的喉咙。

  因为展风喜欢她由缓至快慢慢挑逗肉棒,只见赵蕾由慢而快慢慢上下移动自己的双唇,每一下都深入喉咙,顶到咽喉的后壁,让龟头在温暖敏感的咽部轻轻摩擦。藉由口水的润滑,双唇和肉棒之间顺利地相互磨蹭,展风舒爽的把壹周刊丢在一边,大手抓住赵蕾的秀发,上下晃动头部,让肉棒在她嘴里忽而加速忽而缓缓抽插。12.
  下课钟声缓缓响起,赵蕾依旧努力吞吐着展风的肉棒,美丽的脸上已经布满汗水,下颚更是已经酸痛得快要脱落,可是展风仍然没有要射精的迹象。这时,几个班上的男同学走了进来,一边谈笑一边小便。其中一个说:「呼!……终于考完了。刚刚你们有没有看到,赵蕾竟然那么早交卷。真是叫人羡慕,她人长的漂亮,头脑又这么好。要是我能和她吃顿饭,看场电影,牵牵她的小手,真是死了也甘愿。」

  另一个说:「干,你别痴心妄想了。河大创校以来从来没有人可以脸蛋漂亮到连星探都找上门来,身材比例完美到连老教授都会勃起,你算哪根聪,也配和她吃饭? 除非她男朋友施舍你,让你捞点油水,否则……哼……作梦!」

  第三个说;「可是听说连她男朋友也不过吻过她罢了,这磨矜持纯洁的美女,现在的时代还真是稀有动物啊!只是不知谁有幸可以占有她的贞操,喔……想到老二就硬了起来,尿不出来啦!」

  正在隔间里头服侍展风的赵蕾,听到同学对自己的一番爱慕和赞誉,一方面有点飘飘然,一方面却又羞愧不已。如果被他们发现心中的女神,此时正在一墙之隔的隔间里用嘴含着男人的肉棒,让肉棒在自己嘴里尽情抽插,以后还会这么喜欢她吗?赵蕾虽然忍不住难过的掉下泪来,却是一边仍旧上下摇摆自己的头,尽力取悦展风勃起的肉棒。

  展风一边听着外头赵蕾班上同学的闲聊,一边享受赵蕾这个大美女的服侍。心里头着实骄傲而充满征服感,毕竟真真实实地玩弄占有跨下正在帮自己吹老二的女孩,远比这些男同学只能幻想实在是爽多了。

  他猛的把赵蕾拖起,要她双手扶着马桶盖边缘,把屁股翘高,紫色的窄裙不听话的卷到赵蕾腰际。展风一把将丝质粉红色内裤拉到膝盖,大手用力拨开两片雪白炫目的臀部,露出被粉红色小阴唇护卫的小穴,大拇指将两片阴唇用力朝两旁撑开,粗长的肉棒顺势用力一挺,就这么没有润滑地整根没入赵蕾的小穴。

  赵蕾清丽脱俗的面孔因为疼痛而扭曲,她想叫出声音却不得不紧咬双唇,以免被人发现。眼前是臭味熏天的大便,身后承受展风肉棒的快速抽插蹂躏,赵蕾痛苦地摇着头,心里不住吶喊,不明白这种羞辱还要到什么时候。

  展风不知是因为刚刚外面男同学的一番话刺激,还是有被发现的危险,让原本并非特别行的他,特别勇猛持久。他不断前后摆动臀部,比平时更粗的肉棒不断狂抽猛送,侵袭赵蕾已经淫水四溅的小穴,小腹和阴囊不断撞击她光滑结实的屁股发出「啪达……啪达……噗滋……噗滋 」 的美妙乐章。赵蕾终于也在展风的勇猛抽插之下,达到高潮,她忍不住开始哼起来:「喔……喔……不行啦……要坏掉了……啊……啊……舒服……啊……再用力一点……」

  幸好今天中央广播系统的音乐开的特别大声,门外进进出出的男同学竟无一人发现有人在厕所里翻云覆雨。

  展风一边喘气,一边用双手搓揉着赵蕾早已不知何时裸露的酥胸,故意在赵蕾耳边淫笑道:「小贱人,老子干的妳爽不爽呀?告诉我,老子的肉棒现在插在哪里呀?」

  赵蕾此时已经被接连的高潮弄得浑然忘我,竟然真的忘记羞耻的回答:「啊……是……是若芸的阴道……喔……又来了……不行了……啊啊啊……」

  展风猛的一抓双乳,又是一阵快速抽插,赵蕾的两片小阴唇不断地被肉棒翻出卷入,周围不停涌现带着的泡泡的白浊液体。冲刺了一阵,赵蕾被一波一波的高潮送上云端,嘴里不知胡乱叫着什么,全身得肌肤兴奋地泛出一层淡淡的粉红。

  展风稍微放慢速度,故意一边顶着赵蕾一边问到:「贱人,妳是法律系的高材生,妳倒是告诉我这个混混,我现在算是强奸吗?妳被强奸还会高潮不断,真是天生荡妇。」

  赵蕾被肉棒顶得讲话断续续,不过依稀可以听见她含糊地说:「我没有高潮……喔……喔……这不是真的……你们强奸我……我……喔……舒服……不,我是被逼的……啊……啊……」

  展风忽然觉得精关不稳,干脆不忍耐了,马力全开,肉棒向打桩一样快速又确实,次次尽没到底,顶在花心上,全力干着赵蕾已经惨不忍睹的小穴。终于再近千下的狂插之后,一股白浊浓精尽情喷在子宫颈,肉棒插在阴道里抖了好久,终于变软退出。精液顿时从赵若云的阴道口倒流而出,沿着大腿滴落在厕所的地板上。

  赵蕾喘了一会儿,展风要她用舌头把自己的老二吸吮干净,接着蹲在马桶上屁股抬起来对着赵蕾,叫赵蕾把肛门口舔拭干净。赵蕾就在这种臭味和腥味混杂的难堪气味下,一下一下的舔着带有粪渣的肛门口。

  她已经不觉得羞耻了,只觉得好像照着展风的命令作什么都不要想,自己才可以忘记这一切的羞辱与苦痛。

  展风舒爽的把老二收回内裤里,穿回长裤,把马桶里已经发硬的粪便冲个干净,头也不回地吹着口哨离开男厕。

  赵蕾恍恍惚惚地把衣服穿上,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拼命漱口把满嘴的腥臭味洗净,才在微暗的黄昏夕阳下走出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