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七夕玩的悲伤女人
七夕玩的悲伤女人

七夕玩的悲伤女人

机场附近的旅馆很容易找到,但是问了两家都是客满,第三家时只有一间房了,丛姐说那就在这住吧。我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这里的旅馆怎么这么多人住,当这个问题抛给给我们开房的小老板时他有点神秘地告诉我们,这里可不止有机场的客人,不足二里路还有两个大学和一所艺术学校,今天可是七夕还是周六,开房的人可是多。原来是七夕,我这才大悟,也不禁哑然失笑。

房间只有一个二人床,一个洗手间。我放下东西就合衣躺在了床上,因为太累了。丛姐则去冼手间洗漱了一下。我在朦朦胧胧中知道丛姐后来也合衣躺在了床上。深夜,我是被一阵哭泣声和床铺的颤动中醒来的。我起身开了灯,看到丛姐伏在床上哭着,我本想上前劝她,但是自己却也被她哭的悲从中来也流起泪来,我忽然明白过来,她这是积压了多日的悲伤在终于回到了省城才一股脑的宣泄出来。过了一会,她稍显平静了一点,起身坐了起来,我取了纸巾递过去,也坐到了她旁边。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了。」丛姐红着眼睛欠意地说。

我摇摇头,伸手抱住她,对她说:「姨,你要哭就哭吧!」丛姐迟疑了一下进而也抬手抱住了我,接着便又是一阵痛哭,甚至用力在我背上敲打着,却叫着张洋的名字。最后竟在我脸上亲吻起来,我也鬼使神差地亲了过去,就这样四片唇纠缠在了一处,一时间狂乱施为,床铺上地动山摇,我的身子很快赤光光了,下体不安份的阳物傲然挺立,而丛姐的白色的短衫和绿色长裙也已落在地上,我如饥渴的猛兽一把扯掉丛姐胸上之物也扔到了地上,一对微微下垂的丰盈雪乳颤动着弹了出来,我喷火的兽口一下便吞食了上去。一双赤裸相见的男女倒在了床上,进一步撕缠着。

当我的手指分开了丛姐下身湿腻的肉唇,她似是警醒了一般向外推我的身子,我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而是伏下身子吻了上去,肉舌冲破阴唇尽用挑逗之能事,贪婪吸吮。女体一阵颤抖躺倒在了床上,任我施为。

「嗯!啊……」丛姐的喉间发出诱人的吟声,一手紧抓着床单,一手则揉抓在我的发间。我跪起身来身入一双雪白丰润的腿间,扶正粗壮高昂的下体对正那泛滥之穴挺进,泛着亮光的肉冠突破了阴门伴着火热的快感隐没在一簇黑丛之下——我的肉茎插进了丛姐的阴道,我知道我已经肏了我好友的母亲,一份禁忌的快感叠加入我的肉欲之中。我用臂弯抱定丛姐的双腿,身子向前倾了一下,之后抬了一下屁股再重重落下,完成了对丛姐的第一肏,舒适的快感包裹着肉茎向四下扩散。我迫不及待地大幅度挺送了几十下,胯间撞击着丛姐丰硕的屁股发出诱人的「啪啪啪……」之声,混着女人急喘呻吟在这小屋内不绝于耳。丛姐阴道淋漓顺畅,我的阳具在期间来往穿梭,大呼过瘾!与如此端庄丰韵的熟女鱼欢于床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与之前的秦姨的明艳相较,丛姐则属更显端庄严肃之相,但在被肏之时都是娇羞动人欲拒还迎之态。我的脑海中不由浮想我的母亲江明娜在被肏之时该是什么样?一念闪过,我的阳物似是又硬挺了半分,不由得挺胯发力向女阴深处重重推进了一发。我改作单手将丛姐的双腿抱紧都置在我右肩上,另一手则伸向她因兴奋而隆挺的雪乳,一阵抓揉爱抚。

丛姐一手紧抓着床面,另一手不自主掩在嘴边,头部伴着高浅不一的吟声轻摆抬动,本来束在脑后成髻的长发也散乱起来。我加快抽插的速度,丛姐的胴体随着床体轻摇慢颤,口中发出阵阵不能自抑的叫床声,那声音让我更加的兴奋,下体更是不自主的用力狂送,忽觉自肉茎有一股难以自控的苏麻感扩散开来,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疯狂地挺动着屁股,口中一声低吼,精关一松,万子千孙喷射如注,注入了丛姐滑腻的阴道深处。

我松开了手,一头倒在丛姐侧后,大口喘着气。稍稍喘了口气后,我起身去洗手间冲了一下,然后拿着一条热毛巾出来爬到床上想为丛姐擦拭了一下身子。

丛姐却一把用被子盖在了头上,大半个身子却还裸露在眼前。我清晰地看到在丛姐丰臀部位的床单上一片湿渍,我连忙扯下一片纸巾叠了一下从她臀缝处塞到了她下体阴处,那里更是湿腻腻一片。我试探着用毛巾在她侧躺的背上擦着,从肩后到丰满的臀部再到丰盈的大腿,我轻轻的擦拭,忽然看到她的背部以及胡乱蒙在头上的被子都在轻轻在抖动,她分明又再哭。

「姨……你又哭了。」我有些手足无措,停下手也慢慢躺了下来,就那样静静地躺了一小会,而后慢慢的转身把被子盖在了我们两人身上,我伸手从后面抱住了丛姐,小声说:「姨,现在好些了吧,别憋在心里,会难受的……」「嗯,小枫谢谢你……」这是丛姐好一会才背对着我说出的话。

我不知道她是谢我宽慰她的话,还是谢我做为男人在这种时候的给了她做为女人的快感,也许都有吧。其实我明白刚才她之所以那种状态,不过是在伤心之下想重温她曾和儿子张洋的一段秘密过往,甚至在某一刻她的头脑都是不清醒的,把我就当成了张洋吧。人在伤心空虚的时候,性就成了一种找回存在感的渠道。

我的手不自觉的从后面环抱过去抚摸起丛姐微隆的腹部,渐渐向上探到了丰实的双峰,这成熟的女体让我迷醉,我的下体再次昂起了高傲的头。丛姐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轻声说:「别了,小枫。我……这把年纪和你做,羞死人……」我一边用嘴巴亲吻着她的肩一边在她耳边喘息着说:「姨,别想太多,就让自己放松一次吧!」与此同时我的手一下子探入了她紧叠在一起的双腿的中心,在一片湿茵密草中寻找到一片河泽,更在那河泽边缘轻抚起那一点突起。

丛姐有些忙乱的手去抓我突袭她的手,但我的手指已完全占据了要点,她也只能稍作反抗便回以粗重的喘息。无须过多的调情,我们一双男女的情欲便再次高燃,燃烧得比上一次更热烈。我就保持着侧躺的姿态,将挺拔的阴茎在丛姐的臀后抵在了阴门,我轻声在她耳边说:「姨,我来了!」说着我一挺胯部,划船入港!我手臂环在她的丰腰上向后轻拉,使其屁股向下后方突出,她也便配合地完成我的预想,我的阴茎再一次顺利插入她的肉穴。我们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了轻吟。我在她的臀后摆动腰腹奋力耕耘,胯下长枪一次一次直插湿地之心,甚至能听到那里发出湿腻腻的唇棒相交之声。

「姨,刚才是我在代替张洋在肏你,现在就是我自己,我本人在肏你了!」我兴奋地在她耳边喘着粗气说着。

「啊……洋洋……不是的……啊!」

「张洋肏过你,我知道的!这没什么,我也告诉你我的一个秘密,我也想肏我的母亲!」说着话,我下体的挺动更加的用力。

身处肉欲之中的男女才会说出如此出乎意料,不怕羞耻的话来。

我如此抽插了几百下,在丛姐耳边说换个姿势,之后便马上抽出了肉茎,将她的身子放倒趴伏在了床上,我伏身压了上去,再次在她的臀后插了进去。丛姐的屁股丰满挺实,弹性实足,我奋力地一次次下压挺动,床铺随之吱吱做响。丛姐此时也已放开了情欲之门,尽情回应着我的热情,头部一次次的抬起高叫,「啊……嗯……啊!小枫……要来了,啊!」

我闻声立时起身,将丛姐的身子环腰抱起呈跪伏之状,随之立时再次提枪上马,从她的屁股后挺茎刺入。男人的肉茎插入抽出在女人湿滑淋漓的阴门,如此清晰地看在眼中,我兴奋到了极点,像一匹发了狂的野马,奋力狂奔!「啊……小枫,啊……不行了……啊!」丛姐猛然瘫软在床,肉穴中一阵颤动,吸裹着我的肉冠。我奋力地抱着她丰硕的臀,开足了马达,疯狂挺送,直至顶点!

「啊!」

我一声大叫,然后也趴在了她的背上倒了下来……一场畅快淋漓的肉搏战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