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做学生顾问的玛格莉特
做学生顾问的玛格莉特

做学生顾问的玛格莉特

对於学校和家长会来说,玛格莉特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解决在学校中有麻烦男孩的问题的学生顾问而已,学校根本不知道玛格莉特用来帮助男孩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干她,做学生顾问这个工作的唯一理由,就是它能创造机会去跟华尔特这种年纪的男孩口交及性交而已。

  玛格莉特现在三十六,看起来至少外表要年轻四岁左右。她身材娇小,有着一头深棕色的头发,而且像女孩般甜美的身体上有着大大的、非常适合舔吃的双乳。玛格莉特在她十分年青时曾经结婚过,生了一个孩子亨利,现在十六岁了;她的丈夫在三年前与她离了婚,玛格莉特就是依靠丈夫寄来的生活费以及她自己作顾问的薪水来过活(虽然这并不多)。

  她丈夫与她离婚的原因,就在於她那强烈想要吃年轻男孩鸡巴及跟他们性交的欲望,玛格莉特觉得比起年长的男人,年轻的男孩通常都是非常快地硬起来,把大量的精液射入她的口、阴户和屁眼中。年轻的男孩总是非常用力且快速地干着,玛格莉特就是喜欢阴户被狠狠地插,而且他们可以一天到晚不停地干她及射出精液。

  玛格莉特已经诱惑了不少由学校、家长会和风纪办公室指使来的年青男孩,年青男孩的烦恼最好的药方就是,她个人觉得,让她舔吃他们的鸡巴并跟他们做爱,如果年轻男孩每天都把精液排出来,他们就能安份地呆在学校和家里。

  玛格莉特总是想要诱惑男孩,特别是有大鸡巴的男孩。华尔特双腿之间的隆起也向她暗示着他有一根大而粗的鸡巴,玛格莉特非常想要吃这种超大鸡巴射出来的精液。和她富有丈夫婚姻生活中的乐趣就在於晚上吃他的鸡巴,榨出他黏黏的精液来。现在只要一想到年轻的华尔特干过他自己母亲的事实,就让玛格莉特她有种神魂颠倒的感觉,她最强烈的幻想就是教导自己那纯真无暇的儿子亨利如何吃鸡巴及性交。

  「我可能错过了某些东西,华尔特,」玛格莉特说着∶「早上你母亲打电话来时,她说你和她之间的问题非常严重,她还说你对她有着直裸裸的性兴趣,甚至还企图和她发生性关系。现在,我的印象就是这种乱伦的事甚至比你母亲暗示得还要更进一步,对吗?」「她都告诉你些什麽?」华尔特耸耸肩。

  「你真的干过你自己的妈妈吗?华尔特。」华尔特只是看着她,玛格莉特动了动身体∶「如果你做了的话,那也没有什麽大不了。华尔特,母子间的乱伦甚至比人们想像中的还要多,像你这种年青男孩的鸡巴只有稍受刺激就会硬起来,男孩们的性欲望非常强烈,而把这种发泄的欲望对向任何可利用的女人,特别是他们的母亲,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想要告诉你,华尔特,如果你不承认的话你就不可能离开这个房子。现在告诉我真相,你干了你母亲没有?」  华尔特犹豫了片刻,然後他笑了∶「是的,我干了。」「是谁主动开始这种性接触的?」玛格莉特问着,感觉她的小穴也变得又湿又热起来。

  「是我,她不太乐意,我想,这也是她为什麽把我送到这儿来的原因。」「为什麽你想要干你自己的妈妈?华尔特,你是太压抑了,所以任何阴户都行,还是你对她有特别的欲望?」「两者都有吧!」「你是说,你有非常强烈的性冲动?华尔特。」玛格莉特拿起了铅笔,假装在记录着。

  「是的,非常强烈的性冲动。」

  「你手淫过很多次吗?一天你会做多少次?就平均来算。」「五到六次。」「这太多了,华尔特。你每次高潮都射出大量的精液吗?或者你有时只射出一点儿?」「通常都是非常多。」玛格莉特觉得阴户发痒了,她盯着男孩的胯部看着,引导的这种谈话已经让他的鸡巴坚挺了起来。

  「我没有注意到你的阳具已经硬了,华尔特,这经常发生吗?」「是的。」「当你的鸡巴硬起的时候会感觉很好,是吗?」「是的。」玛格莉特放下了笔记本∶「华尔特,我向你提出一个特别的要求,把你的裤子脱下来,让我看看你硬起来的鸡巴。我想如果我直接观察你的鸡巴的话,应该会比较有用,当然这并没有其它的意思。」华尔特站了起来,狡猾地看了她一眼,然後解开了皮带,拉下拉链;他脱下了鞋子,把裤脱至脚踝处,腰部以下的身体都赤裸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噢!华尔特,你的那里好像特别大呢!」男根非常巨大,硬起来就好像棒球棍一样,九英寸长,而且非常粗,上下不停地跳跃着。玛格莉特口水都快流了出来,她想像着它在某个幸运儿的喉咙中喷出大量精液的情形。

  「让我靠近一点看,华尔特。」玛格莉特站了起来,她的阴户悸动着,跪在於年轻的男孩前,当她看到那巨炮在眼前悸动时,她发出了幸福的呻吟。玛格莉特捏了捏龟头,用手指在茎身上下滑动,强壮的男根就在她的眼前跳跃着。

  「它看起来非常健康。」她的腔调有点儿不太自然∶「我摸你的鸡巴你感觉舒服吗?」「是的。」玛格莉特卷着手握住了他这根不安份的鸡巴,开始慢慢地但有力地套弄着,她盯着龟头,发现晶莹的液体从马眼处流了出来。

  「感觉更舒服了吗?华尔特,你手淫时也是不是这样摸你的鸡巴?」「如果你吃它的话,我会觉得更舒服的,凯琳小姐。」「这也是一种治疗,华尔特,就看你的反应了。」大量浓浊似牛奶般的体液涌出了华尔特的龟头,玛格莉特用手掌包住了它,温柔地爱抚着,她把手滑至阳具的根部,在那里固定了,然後她用双唇含住了他的龟头,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他的鸡巴尝起来感觉很好,尤其是那体液的滋味,玛格莉特已经在幻想浓烈的精液从龟头处冲出的情景。

  她闭着眼睛,集中精力地舔着他的阳具,渐渐地,她张开双唇,一寸又一寸地吞吃着他巨大的男根。华尔特俯瞰着她,为这个女人吃他鸡巴的一幕而兴奋。

  玛格莉特的嘴巴在扩张到极限点时,她停止了她的动作,改为用舌头买力地舔着,她知道年轻的男孩非常喜欢这个又湿又重的吸舔。

  华尔特喜悦地震栗着,用双手按着她的头,「用力┅┅」他喘息着∶「用力地吃它!」玛格莉特想像着华尔特的母亲也像她般跪着,饥渴地品尝着自己儿子坚挺鸡巴的味道,这个想像让她兴奋起来,她不必再问华尔特同他母亲有关於乱伦性关系中的细节。然後,玛格莉特再次想像去吃自己儿子亨利的龟头,这是她最禁忌的幻想,只要一想起这就会让她兴奋莫名。

  玛格莉特的双颊红了起来,她拚命地舔吃华尔特的阳具,像挤奶般想要吃他射出的大量精液,「用力!」华尔特不满的命令着∶「噢┅┅要命,你吃得我太舒服了!」玛格莉特重重地吸着,她的右手毫不知倦地套弄着巨根,把声响弄得益发大了起来。她如饥似渴地舔着,让那热热的牛奶般的体液滴落到舌头上,玛格莉特就像品尝着什麽美味般地沉迷於此,期待着那大量的精液灌入腹中。

  在大约五分钟的舔吸後,华尔特的阳具就硬得像铁般,他站在那里发抖着,手握住她的头发,濒临了爆发的边缘。玛格莉特快速地调整了动作,她的手越来越重地按摩着茎身,嘴唇也益发用力地吞着华尔特的鸡巴。

  「我要来┅┅了!」华尔特突然间大叫起来∶「吃我的鸡巴,凯琳小姐,吃我硬硬的鸡巴!噢┅┅干,来┅┅了!」令人惊奇的份量,他的精液喷射在这个热爱精液的妈妈口里,一波又一波热呼呼的美味精液射了出来。玛格莉特呜咽着,她如火烧般的咽喉正等着华尔特阳具的喷发。精液冲出马眼,击中了她的扁桃体,灌满了她的胃,玛格莉特心醉神迷地「啧啧」有声地吞咽着华尔特的睾丸生产出的精液。

  在他的高潮过去後,玛格莉特把那又大、又湿的鸡巴吐了出来,死死地盯住它。它仍然是硬硬的,这让她的阴户开始饥渴,让这根曾经插过自己母亲的鸡巴来插自己,那感觉将会是多麽棒!

  「好了,这也算是种治疗,华尔特,」玛格莉特的声音有点沙哑∶「你说你的鸡巴总会射出大量的精液是对的,我注意到你的阳具仍是硬梆梆的,难道你总是要两次发射才能缓解这肿痛之苦吗?」「是的,」华尔特叹息着∶「有时候还要更多。」「那就让我们来尝试另一次的治疗,华尔特,用你的鸡巴插我的穴,就在地板上。而且你也可能幻想你是在干你的母亲,这应该对你有点效果吧?」「是的。「好了,华尔特,先让我脱掉衣服。」淫荡的女人站了起来,她的眼睛仍死死地盯着华尔特的巨炮,很快她就变成赤裸了,她想用这艳丽而且充满欲望的身体来享用华尔特的鸡巴。华尔特喘息着盯住她,他的鸡巴甚至变得更硬起来。

  玛格莉特的身体是她的骄傲,除了早在她十几岁时就已经发育得异常丰满的双乳之外,她身上的一切都是娇小的。作为一个治疗专家和母亲显得不太合适,这个棕色的女人更适合利用她那对令男人垂涎欲滴的乳房,她喜欢上空穿紧身T恤,让那些男人看着她的大乳在她走动时跳跃不停。

  华尔特现在被她的大乳吸引住了,玛格莉特躺在地板上,扭动着屁股摆出一个迎战的姿势。眼盯着男孩的巨根,她大大地分开了细嫩的双腿∶「来吧,华尔特,到我的上面来,干我湿透了的肉洞!」华尔特屈下膝,他的巨根抵在了她的小腹上,他抓住阳具,用龟头对准了她那又紧又湿的阴洞。玛格莉特向下看着,想要去观赏那青筋毕露的巨根塞入她的小穴之中的情形。

  「我的小穴紧不紧?华尔特,你喜欢去干你那淫荡妈妈的穴,还是喜欢干我的?」华尔特没有理她,用双手支撑着体重,膝盖分开压在她的腿上,他的屁股一沉便把阳具深深地送入她的蜜穴之中。巨炮让她充实无比,玛格莉特喜悦地浪叫起来,感觉到那粗鲁的鸡巴像犁田般在她的体内耸动着。同一时间,她也扭动着屁股,好帮助这个年青的男孩把鸡巴完全送入她痉挛饥渴的肉洞中。

  「这感觉太棒了!华尔特。呜┅┅插深点!宝贝,像干你妈样干我!宝贝,我要你狠狠地插我!」华尔特在她的身上蠕动着,用她的双乳安慰着胸膛,他的手往下移,抓住她的屁股蛋儿,然後他把她的小屁股按在地上,就更猛更快地干她,把那如开塞钻般的鸡巴钻入她紧紧的穴中。

  「你就是这样干你的妈妈吗?华尔特。呜┅┅噢┅┅干,我的穴更湿了!用力地操吧!把我干死吧!」她抬起了腿,把脚踝放在了他的肩膊上,毫不设防地把她的阴户暴露出来,任凭他那誓要插进子宫的鸡巴疯狂地蹂躏。

  华尔特表情痛苦地猛挺着,让她那纤细的紧穴强力地夹住他的鸡巴,挺动得越来越快,每一击都好似要插爆她的骚穴,直捣入她的小腹般。

  「你非常喜欢性交,对吗?华尔特。呜┅┅这就是你为什麽要干你母亲的原因,对吧?你想要的只是一个紧穴去干,对吧?」华尔特仍然疯狂地抽送,把坚硬的鸡巴如雷轰顶般直击她的小穴。玛格莉特迎合着他的攻击,每一次巨炮深深地塞入她小穴中时都让她不由自主地震颤。

  「你有一个淫荡的母亲,华尔特,她喜欢像我这样被你干吗?你的母亲非常喜欢你干她,是吗?你不需要到外边去找姑娘,你可以在家里干你母亲的穴。」玛格莉特收缩着膣壁,让她狭窄的通道挤压着年青男孩跳动的阳具。此时华尔特抽送得更加大力,他在她脖子旁处嘶哑地喘息着,被她紧缩的穴及她在他耳边说着他干他母亲的事而刺激得直发抖。玛格莉特能感觉到阴户不听使唤地悸动着,是停止对华尔特说着他淫荡母亲时候了,现在的她必须把全副精神都集中到自己高潮的事上。

  「呜┅┅我的阴户湿得更厉害了,华尔特,呜┅┅干我的骚穴!用力地操烂它!」华尔特的抽送并没有停止,猛烈地抬起腰,他重重地狂攻着她的蜜穴。玛格莉特淫乱地配合着他的进攻,大乳在他胸膛上滑动着,然後她的阴户开始律动,她知道她已经踏进高潮的边缘了。

  「操我的穴!用力干我的烂穴!」她尖叫着∶「我要来了!华尔特,我┅┅来┅┅了!」高潮非常强烈而且时间很长,她赤裸的身体内流动着电火花,被鸡巴塞满的阴户像波浪般地蠕动着夹紧了华尔特的肉棒。华尔特飞快地插动着,他的鸡巴在她体内变得更硬了,甚至挺进了她的小腹处,然後他猛力地一击,玛格莉特知道他也高潮了。

  「噢┅┅凯琳小姐!」第二发浓浊的精液自龟头处喷了出来,洒遍了她的小穴内。玛格莉特狂喜地震栗,她只觉得阴户中升起了一道电流,发痒的膣壁上到处都是他的生命种子。

  「你是个好孩子,华尔特,全部都射进来。」她扭动着,收紧了膣肉狠狠地夹住犹在喷射的阴茎,让他的精液更猛烈地劲射出来。

  高潮过去,华尔特狂喘着,从她的身体上滑下来,他的鸡巴离开阴户时发出了响亮的「噗」一声。玛格莉特的洞穴中非常湿濡,大量的液体从她的裂缝中流到了地毯上。

  「华尔特,你流了好多,」她承认着∶「难道你的母亲就这样任你离去?你应该自负其责的,华尔特,用你的舌头吧!」华尔特盯着她,玛格莉特张开了双腿,把那令人垂涎大张的阴户对着他,一根手指塞入那粉红犹流着液体的洞穴,她淫荡地抽插着,「里面热热的,而且湿湿的,」她低喘着∶「我想要你帮我清洁清洁。来吧,我的穴有这麽多的精液,我怎麽好穿上内裤?用你的舌头帮我的阴户好好地清洁一番吧!」华尔特仍在看着她,他想不到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竟会如此淫邪,他微笑了,把身体放在她双腿之间。玛格莉特饥渴地看着他,观察着他把嘴对上了她那躁动的肉穴。紧接着,华尔特开始舔吃着,把舌头钻入她肿胀的阴户之中,吃着他自己的精浆。

  「这才是好孩子,华尔特,呜┅┅你很喜欢舔穴,对吗?我敢说你舔你母亲的穴时她也很喜欢。」华尔特只顾埋头舔穴,他把舌头深钻入她微张的阴户里面,在阴道深处毫不知耻地舔吃着他自己的精液。玛格莉特抓住他的头,慢慢地摇着屁股,把律动的肉洞压在他的脸上。

  「我想你仅有的麻烦就是你性欲太过强盛,华尔特,我知道如何去帮你和你母亲解决这个问题,只要你的鸡巴一硬起来,你就可以来找我。干我,我不会介意的,而且我也喜欢这样。」华尔特点点头,忙於舔吃着,直到她阴户中的精液被舔得乾乾净净,只留下点点爱液的闪光。他抬起了嘴,直接轻咬着她的阴蒂,玛格莉特低喘着,压住他的头,让他的舌头和嘴唇停留在那儿。

  但是当华尔特取悦着她时,她的意识已经飞到了另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幻中,她想要和自己的儿子做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