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和嫂子的情与爱
和嫂子的情与爱

和嫂子的情与爱

在工作夥伴的帮忙之下,我得到了进入国外知名企业的机会,或许换个环境对我也是好的,而这一去就是十年.


  原本坐上飞机前我还是个出社会不算久的年轻人,而当我再踏回国的时候,已经是名迈入中年的男子了,出国有成的我,成为了企业分部的领导人,一出了海关,就看到公司的助理来迎接我.


  「部长你好,我叫做林敏儿,是属於你24小时的专属助理」看起来是名约大学刚毕业的女子


  不过外表只是表象而已,事实上她是从知名佣兵团出身的,从小年纪就被父母卖掉,接受各种训练,对於雇主的忠心也是非常出名的,据说她可以不眨眼的为我挡子弹,毕竟分部长拥有直接连线到企业最机密的资料库权限,之前也曾发生过企业高层被绑架的事件,派这样的人保护也是应该的.


  「那我就叫你敏儿罗」资料上她写说是名日法混血儿,长的算是非常标致,当然敏儿是她中文名字,跟嫂子相同都有个敏字


  她帮我提了行李,上了车之後司机跟我打了声招呼,她坐到我的身旁,开始宣读起我的权利.


  「基本上我是24小时待命,任何时间你都能交代我办事,另外除了一般行政事务之外,我也会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这代表我会限制你部份行动,同时也会注意你身体和饮食方面的事物」


  「同样的我也会在合理的情况下满足你任何要求,包括你夜晚的生理需求」


  「真的假的」回国前有另外区域的分部长跟我说,他们的工作里包含跟雇主滚床单


  「是的!监於你尚未婚配,应该会有生理方面的需求,碍於公司利益,我不能允许你与风俗业的女子发生性关系,在你找到单一性伴侣之前,就由我来帮你解决生理需求,当然找到之後我也还是能够帮你解决」她说这些话时,完全没有脸红或害羞


  「所以你之前都跟你的雇主睡过了?」我好奇的问着


  「是的,不过你是我第二个雇主,而我第一个雇主是名女性,若你要跟我发生关系的话,你就会成为第一个进到我身体里的男性」听到这些话让我下面都痒了起来


  不过还好出过这十年也看过不少场面了,睡过的美女或是其他公司安排的服务也算不少,面对眼前的美人还是压住了慾望.


  「等等.....那你的前雇主怎麽了?」


  「有次她要跟人偷情就强硬的把我支开,之後就被那个情人强迫一起殉情了」听起来好像有很多故事在里面,而她也不愿意透露太多


  进到公司後,先是让各单位的员工看过我,接着开始了解分部的营运状态和经营方针,等弄得差不多後,也已经晚上了,敏儿带我回公司安排的住所,是间保全完善的豪华公寓,回去洗了澡准备睡觉时,敏儿进到了我房间,脱下了身上的OL套装,再把里面的枪套和脚边的小刀拿下,最後脱下了一层防护衣,露出了她美丽的肌肤和健康的曲线.


  「生理需求要解决吗?」她露出了笑容


  「都快满出来了」我也笑了笑


  经过了一夜的翻云覆雨,隔天早上一切都回复了正常,她叫醒我并且替我准备好换穿的衣服,同时把地上的衣服和沾上血渍的床单拉下换洗後,她又拿了套衣服准备换上,不过却留下了那件防护衣,我很好奇的看着她的装备.


  「话说这件衣服还真是奇特」是种特殊材质做成,摸起来有点像鲨鱼皮或泳装之类的,据说可以挡住刀子,也可以减轻一点子弹的伤害


  「那是把纤维不断缠绕做成的高密度防护衣,特性是韧度非常高,就算连接两台卡车去拉也拉不裂」


  「那你不觉得你们做一件给我们穿不就好了」


  「这样就违反了我们的宗旨了,我们不会允许让雇主有用到防护衣的机会,在你真正遇到危险时,我应该已经是躺在地上的屍体了」


  「所以我挂了之後,你要继续在另一个世界保护我吗?」


  「这是我的荣幸」


  回国後一个月,我慢慢的习惯了在这边的生活,同时也习惯了敏儿的肉体,那像体操选手般的健美曲线,充满弹性的肉臀,胸前两粒雪白的乳房,以及有着强大肺活量的口交吸允,只是每每欢愉过後,我就会开始想起从前强奸完嫂子後的情形.


  「不知道姊现在过得怎麽样了」我拿出了打火机点了根菸,却被一旁的小猫咪给抽走


  「我说过了,不能做对身体不好的事」


  虽说是小猫咪,但却是只挺健壮的小猫咪,身体摸起来的感觉带有点肌肉感,而不像嫂子那样瘦弱到吹弹可破,而她也比较能够承受我的疯狂,至少她从没有被我干到失神过,不过第一次对於娇嫩的肛门下手,还是会无法忍受得被我干到哀哀叫就是了.


  「抱歉!我忘了」


  「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吗?」


  「嗯」


  「姊姊是??」


  我慢慢的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她,这是我这十年里藏在心里深处的负担,也不知道为什麽,今天一口气把全部都倾倒出去.


  「要我帮你查查看吗?你家的状况」


  「如果说不要的话呢?」


  「我还是会帮你查,再依照情况判断是否要告知你,毕竟你的心理也是我要掌控的一部分」


  事实上敏儿的存在,是一种你应该要完全对她放心,但却又不能完全放心的存在,她替公司掌管高阶主管的身心状态,同时也是公司的一种监视.


  「好吧,你可以从我家的公司着手,不管结果如何都还是跟我说吧」


  两天後敏儿拿着资料向我报告,情况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糟糕,原本我猜想顶多就公司倒掉罢了,但可惜并不只如此,哥哥跟那女人胡乱投资失败後,嫂子就把我给的那笔钱给他翻身,但能力不足的人不守本的下场当然是再度失败,更将家里房子和工厂拿去抵押,最後一无所有,那女人抱着儿子跑了,妈妈伤心难过得过世了,嫂子原本还对他不离不弃,直到有天哥哥竟把欢欢拿给讨债的债主当利息给付,最後嫂子悲愤的带着欢欢跟他离婚.


  「那他人呢?」我问着我唯一的亲人


  「逼迫未成年的女人从事性交,现在还在牢里面,外面还有不少债主在等他呢」


  「是吗?有知道我母亲葬在哪边吗?」


  「嗯,在你旧家那区的墓园里」


  「等等准备一些东西,陪我过去一趟吧」


  「你?」她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就算处得不好,但终究是我妈」


  「你不打算问你嫂子的下落吗?」


  「她终究不是我的女人」


  「或许现在会改观了也不一定」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我没有再理会她继续处理公务


  下午敏儿陪着我去祭拜母亲,接着再回忆作祟的状态下,我绕回了我的旧家.


  「就是这边吗?还挂着法拍的封条呢,或许.....」我阻止了敏儿的话


  「回忆就是回忆,过去了怎麽努力也不会回来」


  「是吗?」


  「你不是安宇吗?」突然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是我的前亲家公,也是明敏姐的父亲


  「伯父很久不见了」虽然没不愿意跟他见面,但却还是被他看到了


  「这些年你都去哪边了,从来没有回来过」他关心的问着,以前他也算很照顾我


  「去了不少地方,美国、欧洲各国都有去过」


  「你现在发达啦!或许你早回来几年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或许吧」


  「这位小姐是你的老婆吗?」他好奇的问着


  「不是,只算半个老婆了」或许老婆要做的事情都没她多


  「伯父你好,我叫做敏儿」


  「你好」


  「对了我现在要去接欢欢,你可以一起去吗?她看到你一定很开心,这样对她的病也会有帮助」刚懂事就被父亲安排一群男子强奸,那种恐惧绝对不是能想像出来的,所以现在欢欢上完课都会定期去做心理辅导


  「这.......」


  「部长你等等还得去巡视下游厂商,可能没有时间」敏儿出声救了我


  「没空就下次吧,反正人在这边会有机会的」


  「不好意思那我先忙了」我逃命般的坐上了车


  坐在车上我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表情逐渐的落寞凝重,敏儿看到我的样子也不敢打扰我,当开到市区时,我看到以前我常常带嫂子一起去的咖啡厅,我跟司机说停车,带着敏儿进到店里.


  我坐到熟悉的位置,喝着那熟悉的味道,看来这十年并没有改变多少事物,敏儿看着我欲言又止,终於我开了口.


  「问吧」


  「你为什麽不愿意见面呢?」


  「应该是害怕吧」


  「害怕什麽?」


  「一个在她们遭到困难却无法陪伴在她们身边,现在回去对於这名伤害她们最深之人的弟弟,她们该怎麽面对我,我又怎麽面对她们」


  「但这一切又不是你的错,毕竟当初是她拒绝了你」敏儿握住了我的手


  「的确是拒绝了我,但她从来没有真正把我给推开,或许她一直在跟我求救,或许我当时应该不顾一切的陪着她」但我当初逃开了


  「这谁都不知道,说不定如果你留下来,情况会更糟也不一定」


  「让我再想想好吗?」我拨开了敏儿的手


  「嗯,只要不影响到工作,你的私事我就不会插手,但你要记得,我是你24小时的专用助理,任何事情我都会陪着你」敏儿却更紧的握住了我的手


  当晚我梦到了小时候,梦到了我从门缝里看到哥哥强奸明敏姐时的情况,那时我简直吓坏了,看到明敏姐哭叫着,但最後却被哥哥给干到高潮流下了羞耻的眼泪,但这次在梦里我冲进了房间打跑了哥哥,而明敏姐感激的看着我,变成了我的女人.


  隔天早上第一次敏儿叫我起床,等我起来梳洗完後,看到她趴在书房里,半夜起来调查嫂子的事情累得睡着了.


  「啊!糟糕我睡着了,时间......」警觉心很高的敏儿,听到了我正要走进书房的脚步声惊醒了过来


  「还早,还有半个小时才要出门」事实上我自己的生理时钟也挺准时的


  「对不起,我失职了」


  「不会,但你怎麽会半夜爬起来调查」


  「因为老板你睡觉的时候,喊着你嫂嫂的名字」


  「是吗?」


  「有结果了你要听吗?」


  「不了」或许过去的就该给它过去吧


  「把东西准备准备,等等要出门了」我转了身离开了书房


  之後的一个月就像什麽都没发生过一样,只是梦到嫂子的次数变得频繁了,甚至有时午睡几分钟也会梦到她.


  「老板你真厉害,刚上任两个月就把公司弄得井然有序,效率比去年同期提升了不少,看来总公司应该会帮你和我加薪」


  敏儿穿着一身OL制服,散发出精明干练的模样,实在猜不出来,昨晚她在床上跟我翻云覆雨时,那娇艳多汁的模样,而在这一切之中,里头还藏着高超武术的本能.


  「你好像挺高兴的,是因为加薪吗?」我很少看到她这麽开心


  「别把我看得这麽势利,你表现得好,公司就更有理由把我留在你身边,另外我昨天也收到了,公司认同了我的能力,已经正式签了三年的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之後我也会跟到退休吧」意外除了我离职,还有敏儿挂掉或是我跟敏儿一起挂掉


  「你不是30岁後就可以退了」佣兵公司将她训练到18岁後,只会有12年的使用期限,如果能活过这12年,则会拿到一笔丰厚的奖金,当然也能够继续续约


  「嗯嗯,到那时候我就要把避孕器拿掉,然後找个好男人嫁了」


  「挺不错的梦想呢」


  「那老板要不要当那个好男人呢?」


  「再说吧」


  「面对女孩子的告白用含糊的说法带过是很失礼的喔,别让女孩子怀抱有希望到时候又让人失望」或许当初嫂子很明确的告知过我了,但我却还是抱着希望


  「那如果你不介意那时候我已经是个快五十岁的中年男子,那我倒是无所谓」


  「嗯」她露出了一抹微笑,不知道为什麽那笑容让我感到心有被填满的感觉


  「下班後我们一起出去庆祝怎麽样」


  「好啊!那我来订餐厅」敏儿收拾了桌面的资料,就先出去了


  我心里突然感到一点雀跃,没想到我这年纪了,还会对比我小十多岁的女孩心动.


  晚上六点敏儿换了套露肩、低胸的紧身晚礼服与高跟鞋,批上了披肩,并且把刚留长的头发放了下来,走到我面前转了一圈.


  「好看吗?」她腼腆的笑了笑,事实上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看她这样了,毕竟晚上有时出去应酬,她也会充当女伴,只是刚才的对话让我们两人多了点暧昧的情愫


  「挺不错的,如果大腿上不绑掌心雷的话会更好,等我几分钟我把这边的资料弄好」坦白说我都觉得每次她出门都像是要暗杀敌人似的


  「没办法这是工作必需品,放心在帮你生小孩的时候我会拿掉的」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等收到总公司回信就可以出发了」我把资料寄了出去


  我起身走过去抱住了敏儿,伸手进到她的裙子里,摸到了绑在丝袜上的掌心雷,接着再往上抚摸着她的大腿.


  「果然有带」


  「就说是必需品了,呜~」突然我吻了她的香唇


  「讨厌等等衣服会皱掉的」


  「那就再换一套吧」


  就在我更进一步摸上她内裤的时候,敏儿娇喘的叫了一声,同时电脑响起了收到回信的声音.


  「真可惜,少做了一次」事实上我倒是从来没在办公室里干她


  「等回去再继续罗,放心不会少给你的」


  她挽着我的手上了车,没多久就到了餐厅,看起来是间挺高档的西餐厅,服务人员带位之後,马上另外一名服务生接手送上了水.


  「先帮你们送上水,这是菜单」熟悉的声音让我把眼光从敏儿身上移到了服务生


  「欢欢?」没想到竟然是许久不见的侄女在这边服务


  「是叔叔」欢欢惊讶中带着高兴的口气


  「你怎麽会在这边?」我问着


  「因为妈妈在这边工作,我也在这边帮忙,我去叫她」欢欢兴奋的转身跑进了内场


  我看到敏儿得意的模样,马上就知道是她安排的,虽然心里有些生气,但也有些解脱,毕竟我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自己下这个决定.


  「是你搞得鬼吧」


  「我已经先跟她们见过面了,我觉得不管结果如何,你们都该好好的谈一谈」


  没多久里面走出了一名充满自信的女性,跟当年的嫂子完全不同,穿着厨师的白袍,礼貌性的对着旁边的客人点头,最後走到了我这桌.


  「好久不见了呢」她说着


  「是啊!」


  奇怪的是我心里明明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但这一刻却全部都说不出来,或许很多事情一个眼神就全不了解了.


  「先不打扰你工作了,等你下班後再聊」我也不是当年那冲动的小子了,累积的人生经验压抑了内心的激动


  「好,我九点下班」接着嫂子就在去忙了


  「那叔叔你想吃什麽,妈妈煮的东西很好吃喔」欢欢黏到我手臂上,撒娇似的问着我


  「我知道,你帮我点好了」我笑了笑,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下来


  「我也是」敏儿也把菜单拿给欢欢


  欢欢拿着菜单高兴的拿进内场,敏儿则是把脚尖伸到我大腿内侧里摩擦着,脸上露出我拿她没办法的模样.


  「或许我该骂你多事,也或许我该谢谢你」


  「呵....不客气,但如果是嫌我多事的话,你倒是可以晚上在床上惩罚我,还是说.....今天已经有人预定了你的床了」敏儿一脸妩媚,意有所指的挑逗我


  「我没那个心情」


  「是吗?我可以帮你把性慾撩起来喔」


  「别闹了」


  没多久欢欢上了开胃菜给我们,还仔细的帮我们介绍,或许是看到我跟敏儿谈话的表情,猜出了我们有特别的关系,还取笑我几句.


  在一次我离席上完厕所时,我被欢欢拉到店内的角落,只见欢欢有点扭扭捏捏的讲不出话来,我才主动的开口问她,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放松了自己.


  「我知道你以前跟妈妈在做爱的事情」


  「你有看到?」


  「有.....那时候常常看到叔叔你压着妈妈,然後妈妈被你压着哭喊着,那时我还小不懂,还以为是你在欺负妈妈」


  「对不起让你那麽小就看到那种场面」


  「嗯~不会的」欢欢摇摇头


  「我慢慢懂事後,才发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妈妈爱的人是你」


  「可是......」可是她有非常多的机会能跟我说


  「妈妈在你身边的时候,在跟那个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妈妈虽然在你身下哭泣,但在我眼中妈妈一点也不伤心,甚至我感觉妈妈那时候散发出幸福的模样」


  「而叔叔你看起来虽然粗暴,但事实上我却在你的脸上看到悲伤看到不舍」


  「叔叔你还爱妈妈吗?」欢欢很认真的问着


  「我......」


  「你也知道因为我的事情,妈妈终於下定决心离开那个人了,我也知道妈妈经常想着你,甚至在半夜想念你而哭泣」


  「欢欢你要知道很多事情,一个时间过去後,就很难再重来了」


  「我知道是我妈妈笨,她很不知变通,认为不管发生什麽事情,都要顺从那个夺走她第一次的人,也希望能够让我在亲生父亲的保护下长大,只是现在....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欢欢想到哥哥对她做的事情眼泪掉了下来


  「对不起这段时间我都不在」更或是我根本不想面对这些事情


  「妈妈现在还很爱你,如果是现在的话一定......」


  「这些问题不该让你烦恼,不过不管如何,我还是你叔叔,以後有问题我都会照顾你」我拍了拍她的头


  回到座位後,敏儿用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我,思考了几秒之後开了口.


  「弄哭了小女孩不应该喔」她选择了用逗趣的口气释放我的心情


  「下次我尽量只弄哭你」


  「我已经把饭店房间预定好了,等等送你跟你嫂嫂过去,我则先带你侄女回家,在过去饭店待命」敏儿安排事情都是很完善的


  吃完饭後我们在餐厅等明敏姐下班,接着就照敏儿的安排行动,当房间只剩下我和明敏姐的时候,两人尴尬的笑了笑.


  「我先去冲一下,身上都是油烟味,哎!我.....」嫂子突然意识到她说的话会引人遐想,红着脸就跑进浴室里


  我则是脱下了西装外套和领带,等待着她出来,不过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我想她大概也在里面想着该跟我说什麽吧,终於浴室的门把转开,嫂子穿着浴袍走了出来.


  「这几年你都去哪边了?」她开口问着


  我们聊了很多关於我这十年来的事情,接着也提到了哥哥生意失败後的日子,以及嫂子如何成为餐厅的厨师.


  「很抱歉那时的我没有那个勇气跟你一起走,不然的话欢欢或许就不会......」不会被轮奸了,我在心中接着说下去


  「那.........」我开了口,但实在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我愿意」嫂子直接接下了我可能会说出口的问题


  「嗯」这反而让我不知道该不该接受


  「那个来找我们的女孩子,她说她是你的助理」嫂子问着


  「是公司派来的」


  「但我看你们的互动不像是单纯的同事」


  「是啊!我跟她有更深层的男女关系」


  「喔!对不起看来是我太一厢情愿了,你一定觉得我是很烂的女人吧,到了现在才想跟你在一起」事实上已经等了我好几年了


  我拉住了想起身换衣服的明敏姐,把她推倒在床上,不知为何这一切是这麽的让我熟悉,我没有多说什麽,便解开了她腰上的带子,将浴衣给褪了下来,并且快速的解开了皮带脱下了裤子,迫不及待的回到这个我梦寐以求的私密处,当肉棒重新回到回忆中的地方,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解放.


  「别那麽急,慢点」


  十年让嫂子也变了不少,原本细致的皮肤变得较为粗糙,手臂上多了几个烫伤的痕迹,以前瘦弱的身材,现在摸起来则略有肉感,唯一相同的是嫂子的反应,还是那麽的害羞畏惧.


  「姐你真美」我看着她的身子


  「别嘴甜我都四十多了,自己身子如何自己知道」


  「不相信的话,我就用我的下面让你知道,你有多麽诱人」


  我开始前後的抽插起她的肉穴,用着柔软的肉壁摩擦我的肉棒,用她的阴道让我感到舒服,而同时也带给她无尽的快感,数年没有被使用的肉穴,今天再度被插入,微妙的异物感让嫂子感到不适,但身体却本能的被操出了快感.


  「你也脱了吧」嫂子一边被我上下干着,一边伸出手来帮我把衬衫脱了


  不久後两人赤裸的在床上互相渴望着对方,两只手不停的在对方身上乱摸,一对嘴疯狂似的吸允着对方的嘴,舌头互相缠绕着交换起唾液,性器的活塞运动也正在进行.


  子宫口完全打开,一股女性受孕的慾望期待着精子的散播,两腿紧紧缠在我的腰间,像是怕我会跑掉一样,很快的两人忆起了从前的感受,那是想忘也无法忘记的痕迹.


  「姐我要射了」


  「射进来吧,可以的.....我会想帮你生小孩,我想要你的孩子」这是嫂子第一次真正接纳了我


  累积的快感爆发,精液开始射出,一股一股的灌入了子宫内,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射精过後性慾高涨的两人无法停止,开始在房间内的各个地方持续的做爱.


  床上、沙发上、浴室间、浴缸、马桶上、落地窗前,像是要把这十年来的思念都发泄完全.


  半夜嫂子皮肤上透着湿润的汗水,凌乱的头发和狂乱的表情,这或许是第一次嫂子放开来让我干,主动迎合的腰部是为了让一生中最爱的男人感到舒服,更母性想为所爱男人繁殖的慾望本能.


  射精和高潮不知过了几次了,下体的疼痛丝毫无法阻止嫂子对我的慾望,这十年来的寂寞,更或者是这三十年来的忍耐,在今天终於解放了.


  「再来再来~用我的身体发泄,让我的身体感到满足」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嫂子喊出不知羞耻的字眼


  嫂子背对着我上半身微弯,两手向後抓在我的肩部,而我也紧紧抓着她的手臂,整个人完全屈服在我的胯下,像只母马让我驾驭着,精液和淫水融合在一起,随着肉棒的抽送一点一点的带出,沿着嫂子的大腿流下.


  「呜~不行太舒服了,又要射了」这个肉穴我就算肏一辈子都不会腻


  「来吧,都射进来,让我帮你生小孩,我好希望生你的小孩!!!热热的又进来了」


  射精丝毫没有让我停下动作,肉棒还是一样坚挺,身体还是无法停下持续的抽插眼前的美人,嫂子几次失去意识,但子宫却本能的收缩,将精子引导到深处,阴道壁不停抽搐,刺激着在体内的阴茎,搾取着繁殖所需的精液.


  隔天中午,我满足的推开了怀中的女人,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放荡,做了几次都不知道了,只见到床单上有点血渍,再看看嫂子的下体,果然是被我肏得受伤了,我打了电话让敏儿带换洗的衣物过来,敏儿看了凌乱不堪的房间,不禁笑了出来.


  「老板你也太猛了,我在隔壁房间都能感受到在震动似的」敏儿抽了几张卫生纸帮我擦拭肉棒


  接着帮我换上了干净的衣物,而这时嫂子也醒了,我让敏儿帮嫂子换上衣服,顺便在下体上了一些药,就叫她先出去等.


  「姐.....对不起」


  「对不起什麽?」嫂子问着


  「全部,我强奸了你,丢下了你,还有现在的我......没办法接受你」我终於做下了决定


  「是吗?那女孩对你很好,不只是工作上的应付,而是真心对你好」嫂子笑了出来,像是在为了我解脱而高兴


  就这样我不再执着於嫂子,几年後的这一天我娶了敏儿当我的妻子,而当晚的洞房花烛,是我一辈子最难忘的一天.


  「别.....别这样,我是不是你的女人啊!」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话语在我床上不停叫喊


  「嫂嫂你别这样嘛,人家怀孕了没办法洞房,你都已经帮忙生了一胎了,再生一胎也不会怎样」敏儿在一旁说着


  或许老天就是爱捉弄人,正当我看开不再执着於嫂子时,嫂子却怀了我的孩子,在敏儿和欢欢的穿针引线之下,嫂子搬到了我的住处安胎生下了小孩,之後也就继续住下去,虽然两人没有结婚,不过该有的性生活可是没少,只是嫂子又回到当初半反抗的模样.


  但现在我发现到,每当嫂子被我强奸在哭喊之时,在那悲伤的表情背後,却透露出幸福感,而每当嫂子因高潮而失去意识时,那背後的笑容就会浮现在她诱人的睡脸上


  【完】